激战“野狼崮”
2018-04-23 10:36:38   
作者:王宽    阅读数:

  1942年,枫叶染红齐鲁大地的深秋季节,沂蒙山区的抗日战争进入到了最艰苦的岁月。10月下旬的一天傍晚,八路军独立团一营接到潜伏在沂中县伪军内线派人送来的一份十万火急情报,为配合鬼子和伪军即将于近期对沂蒙山抗日根据地进行的“铁壁合围”大“扫荡”,驻扎在沂中县的鬼子少佐桥本三郎将带领两个中队的鬼子和五百多个伪军在第二天对驻扎在赵各庄的独立团一营发动突然袭击企图围歼一营,情报还说,鬼子前几天刚从济南运到一批毒气弹,务必严加提防。
  接到情报后,独立团一营营长李向东、教导员刘立华立即召集排长以上干部开紧急会议。
  李向东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态势,赵各庄位于“野狼崮”山脚,无险可据,独立团一营的兵力、武器装备、战斗素养都不及这次突袭的鬼子和伪军,只能像以往一样,先避开鬼子和伪军的锋芒,再伺机寻找战机,消灭鬼子和伪军的有生力量。李向东建议,独立团一营和赵各庄的乡亲们马上向“野狼崮”山寨转移。“野狼崮”山寨是一个拥有一千五百多人的大寨子,寨子里的许多老百姓和赵各庄的乡亲沾亲带故,便于安置,更重要的是“野狼崮”山寨位于“野狼崮”山顶,易守难攻,山寨里有一支五百多人的抗日民团,曾经多次和独立团一营一起挫败过鬼子和伪军的扫荡。鬼子和伪军要想攻上“野狼崮”山寨,必须先攻下“野狼口”和“野狼腰”两处险关,独立团一营可以逸待劳,和“野狼崮”山寨的抗日民团联合作战,据险阻击鬼子和伪军。刘立华表示完全赞同李向东的分析和建议,补充说,除了立刻派人前往独立团向团长汇报外,还应该立即派人到“野狼崮”山寨求援。
  紧急会议只开了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李向东一面派人赶往独立团团部和“野狼崮”山寨,一面安排战士们协助赵各庄的乡亲们紧急向“野狼崮”山寨转移。
  迎着殷红的夕阳,赵各庄的乡亲们扶老携幼,牵猪拉羊离开家园,又一次向“野狼崮”山寨转移,走过十多里较为平坦的大路后,就攀上了仅仅只有一米多宽的崎岖山道。当大家沐浴着皎洁的月华,赶到“野狼口”险关时,已经快到半夜时分了。李向东和刘立华让乡亲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再走,安排兵力加固原先构筑的防御工事。这时,独立团一营派往“野狼崮”山寨打前站的二排排长尹大宝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向李向东和刘立华报告:“野狼崮”山寨的寨主刘洪只同意接收赵各庄的乡亲们,拒绝接纳独立团一营,更不愿意出动抗日民团增援独立团一营。李向东和刘立华大惑不解,急忙追问尹大宝这是怎么回事。尹大宝说,他私底下问了熟悉的“野狼崮”山寨二当家范二宝,范二宝告诉他,独立团一营的战士前天在小刘庄把刘洪寨主的老娘打成了重伤,刘洪的老娘至今仍昏迷不醒。这就奇了怪了,这几天,独立团一营一直在赵各庄整训,怎么可能派人去小刘庄打伤刘大娘!这中间一定有误会。李向东问尹大宝,范二宝说没说有什么能证明是独立团一营的战士打伤了刘大娘。尹大宝告诉李向东,范二宝说是一个收山货的外地小贩亲眼看见的。那个收山货的外地小贩说他前天到小刘庄收山货,经过刘大娘家院子门前时,亲眼看见十几个穿八路军装的人在院子里殴打刘大娘,骂刘大娘指使她儿子不肯接受独立团一营改编,跟鬼子穿一条裤子,把刘大娘打死了。小贩见状,吓得赶紧逃走,把这事告诉了刘大娘家附近的一户乡亲。那一户乡亲家的父子俩赶到刘大娘家时,穿八路军装的人已经离去,只见刘大娘倒在血泊中。那一户乡亲家的老爷子会点儿中医,一摸刘大娘的脉搏,还有细微的跳动,赶紧拿出一颗祖传的救命弹丸塞进刘大娘的嘴里,替刘大娘的伤口止血后,父子俩扎了一付简易担架,把刘大娘抬上了“野狼崮”山寨。
  听尹大宝说完事情的缘由,李向东和刘立华当即判断,一定是鬼子和伪军故意搞的鬼,罪恶目的是挑拨独立团一营和“野狼崮”山寨的关系,使独立团一营在反扫荡中失去“野狼崮”山寨的强力支持,为鬼子和伪军围歼独立团一营创造条件。
  大好的形势陡然变得严峻起来。鬼子和伪军在赵各庄扑空后,必然会向“野狼崮”山寨方向穷追不舍。如果“野狼崮”山寨拒绝增援独立团一营,独立团一营孤军奋战,那就真的危险了。怎么办?李向东和刘立华当机立断,把独立团一营的一连和二连布置在“野狼口”,三连赶往“野狼腰”加固防御工事,刘立华随即带着卫生员范丽赶往“野狼崮”山寨,尽一切努力救活刘大娘,向刘洪解释。副营长马晓鲁带着赵各庄的乡亲们继续向“野狼崮”山寨转移,一排排长张强火速下山赶往独立团团部报告这一突发情况。
  一轮银盘似的明月高悬在湛蓝的浩瀚夜空,月光下的“野狼崮”群峰格外的静谧和巍峨,盘旋曲折的山路是那样的陡峭和悠长。目送刘立华、范丽、马晓鲁和三连的战士、赵各庄的乡亲们沿着山路向上离去后,李向东的心里感到了些许慰藉,他转过头,望着下山的小路上快步疾走的张强,心底默默祈祷,希望“飞毛腿”张强尽快赶到团部,把这突发情况报告团长,使主力部队早点赶到“野狼崮”,上下夹击,争取重创桥本三郎少佐带领的这股鬼子和伪军。
  一阵阵强劲的山风呼呼刮起,一团团翻卷的乌云急速聚集,银盘般的明月隐没进了浓厚的乌云后面,“野狼崮”山间很快变得漆黑一片,阴冷的寒气悠悠忽忽从峡谷间升起,气温急剧下降。远远近近的山坡上,一群群的野狼在杂草丛中探出头,晃动着一双双绿莹莹小灯笼似的眼睛,发出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啸。“野狼口”,一连和二连的战士燃起火把,挥汗如雨,加固上一次反扫荡时阻击鬼子和伪军而毁坏了的防御工事,不用动员,谁都明白第二天将要面临着一场残酷的恶战。面对兵力数倍于己、装备精良的鬼子和伪军,独立团一营只能靠顽强的斗志,据险坚守,等待主力部队的增援。
  凌晨四点过,刘立华和范丽匆匆抵达了“野狼崮”山寨,顾不上休息片刻,范丽马上给刘大娘清洗伤口、输液。刘立华耐着性子向刘洪解释,独立团一营这几天一直在赵各庄整训,没有任何人员外出,打伤刘大娘的那些人绝不可能是独立团一营的,极有可能是鬼子或者伪军。“野狼崮”山寨和一营同仇敌忾,并肩抗日,俺们独立团一营感谢“野狼崮”山寨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对刘大娘下毒手!刘立华问刘洪,那个收山货的外地小贩上山没有,他要当面质问他。刘洪没好气地说,那个收山货的外地小贩没有上山,早就走了。刘立华哦了一声,请刘洪动脑子想一想,鬼子和伪军眼看就要围剿独立团一营,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不觉得太巧合了吗?刘立华希望刘洪不要因为仇恨迷住眼睛,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刘立华正在气头上,哪听得进刘立华的解释和劝告,扳着脸对刘立华说,如果他的老娘能救活,醒过来能证明不是独立团一营的战士打伤了她,他二话不说,马上带着抗日民团增援独立团一营。
  第二天吃过早饭,桥本三郎少佐坐着吉普,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和五百多个伪军坐着大卡车、摩托、装甲车、坦克离开沂中县城,气势汹汹地直扑赵各庄。一路上,桥本三郎少佐几次得意地笑出了声,这一次,皇军和伪军出动重兵,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袭赵各庄,打土八路一个冷不防,一定能够全歼这股土八路,拔掉让他们吃尽苦头的这颗眼中钉肉中刺。
  东方破晓,天刚放亮,独立团一营的一连和二连抢在鬼子和伪军进攻之前加固好了“野狼口”的防御工事,准备了大量滚石,用山泉水浸透毛巾,在“野狼口”防御阵地前的山路上埋设了十几颗地雷。两天前刚从团部集训回来的狙击手王大雷选择一处绝佳的狙击地点,潜伏了起来。
  上午快打十一点时,桥本三郎少佐带领的鬼子和伪军包围了赵各庄。当他们呀呀怪叫着冲进去庄子后,才发现庄子里竟然空无一人。巴嘎!桥本三郎少佐大为恼怒,土八路的,提前得到了消息?逃跑了的?一定是逃往了“野狼崮”山寨!桥本三郎转怒为喜,哟西,土八路的,“野狼崮”的干活,大大地好,刘洪的,山寨民团的,通通死啦死啦的!守在桥本三郎少佐身旁的伪军团长韩鑫趁机吹捧桥本三郎少佐,太君英明,这一回,刘洪的老娘死了,他肯定不会帮八路。李向东的土八路,通通完蛋完蛋的!桥本三郎少佐眉开眼笑夸赞韩鑫,哟西,韩桑,你的,狡猾狡猾的,小贩的,功劳大大的!桥本三郎少佐一挥指挥刀,命令鬼子和伪军向“野狼崮”山寨全速前进。
  桥本三郎少佐多次在“野狼崮”与独立团一营和“野狼崮”山寨抗日民团的较量中吃过大亏,不要说没有一次能够攻上“野狼崮”山寨,仅是“野狼口”和“野狼腰”就多次让他损兵折将,吃尽了苦头,然而这一次,他却信心满满,打死刘洪的老娘,嫁祸给独立团一营,刘洪一定会对一独立团营恨之入骨,独立团一营一旦失去“野狼崮”山寨抗日民团的支持,没有了可恶的野马蜂、野狼群的助阵,再加上他带领兵力、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的鬼子和伪军的大举进攻,必要时再施放毒气,消灭独立团一营绝对十拿九稳。
  中午时分,桥本三郎少佐带领着鬼子和伪军赶到了“野狼崮”的脚下,面对着通往“野狼崮”山寨的崎岖陡峭狭窄山路,鬼子的火炮、坦克和装甲车失去了用武之地,桥本三郎少佐只得下令把它们留下,留下一小队鬼子兵看守,其余的鬼子和伪军原地休息,吃过午饭后,再徒步向“野狼崮”山寨推进。
  下午五点钟,桥本三郎少佐带领鬼子和伪军爬了十几里的山路,赶到了“野狼口”险关地段。“野狼口”险关前的一百多米陡峭山路,仅有一米多宽,一边是刀削斧劈的垂直石壁,一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大部队兵力无法施展。桥本三郎少佐不止一次在“野狼口”吃过独立团一营和抗日民团的亏,看到它就感到头痛和耻辱。
桥本三郎少佐命令鬼子和伪军稍作休整。他拿起望远镜,看见“野狼口”独立团一营的防御工事上摆放的弹药箱和防御工事里露出一个个的人头,气得他破口大骂,八格呀路,良心大大地坏!
  桥本三郎少佐命令鬼子先用迫击炮和掷弹筒对着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进行地毯式的猛轰。猛轰停止后,命令韩鑫的伪军打头阵。韩鑫明白这是桥本三郎少佐让他们伪军当炮灰,心里直骂娘,却又不得不服从。伪军士兵提心吊胆,一边胡乱地向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放着枪,一边沿着陡峭狭窄的山路慢慢往上推进,刚刚推进几米,最前头的一个伪军就踩响了一颗地雷,轰的一声,当场被炸死,周围的几个伪军也被炸伤。巴嘎!桥本三郎少佐命令迫击炮、掷弹筒再次猛轰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命令排雷兵赶快排雷。在炮火的掩护下,鬼子的四个排雷兵利用探雷器先后排除了几颗地雷,伪军士兵战战兢兢地向前又推进了十几米。鬼子的炮击一停止,硝烟很快就被强劲的山风吹散,四个鬼子排雷兵顿时变成了王大雷练枪的活靶子,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最前头的那个鬼子排雷兵应声倒地,吓得另外三个鬼子的排雷兵赶紧趴在山路上不敢动弹。
  地雷严重威胁着鬼子和伪军的进攻,桥本三郎少佐再次命令炮火猛轰。
  当鬼子的又一轮炮击停下来后,王大雷瞅准机会,又果断地出枪打死了一个鬼子的排雷兵。
  鬼子的两个排雷兵接连被击毙,让桥本三郎少佐意识到遇到了独立团一营的狙击手,他大为吃惊,他只知道独立团一营原先的那个狙击手,三个月前在一次战斗中与他带去的三田太郎狙击手同归于尽了,没想到联队还没来得及给他们大队配备新的狙击手,独立团一营却已抢了先。
  两次击毙鬼子的排雷兵,王大雷的设伏地点也彻底暴露了,桥本三郎少佐命令鬼子的一挺歪把子机枪专门对付王大雷。
  密集的歪把子机枪子弹压制得王大雷抬不起头来,伪军士兵不顾死活地向上冲,朝着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放枪、扔手雷,当伪军的又一轮进攻被打退、鬼子的第三个排雷兵被打伤后,独立团一营在小路上埋下的十几颗地雷也被鬼子的排雷兵排除完了。
  一番激战过后,崎岖狭窄的山路上,堆满了伪军士兵留下的好七、八十具尸体。
  独立团一营自身也伤亡了三十多名战士。
  韩鑫恼羞成怒,稍息片刻,又歇斯底里吼叫着,驱赶着伪军士兵再一次向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李向东让战士们沉住气,节省子弹和手榴弹,把敌人放近了再打。
  当伪军士兵胡乱地向放着枪,推进到独立团一营防御阵地五十米左右时,李向东一声令下,六挺轻机枪和所有的步枪、手枪一起开火,伪军士兵瞬间被撂倒了几十个,其余的吓破了胆,转身就往后逃跑。
  韩鑫气急败坏,大声嚷着,不许退,不许退!枪毙了两个往后退的伪军士兵,才勉强压住阵脚。
  伪军再一次向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一番激战后,又丢下几具十尸体和十几个重伤员,再一次溃败了下来。
  桥本三郎少佐骂着,八格呀路!命令迫击炮和掷弹筒再次猛轰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
  炮弹像雨点般落在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上,独立团一营伤亡惨重。炮击一停,桥本三郎少佐喝令伪军滚到一边,指挥鬼子直接发起进攻。尽管独立团一营的战士们在李向东的指挥下拼死抵抗,蝗虫一样多的鬼子还是倒下一批又上一批,一步步冲了上来。
  打退鬼子的几轮进攻后,独立团一营的弹药已所剩无几,伤亡已经近半,当鬼子逐渐逼近时,李向东命令战士们把剩下的所有手榴弹全部投出去,随着一阵阵的手榴弹爆炸声,一大片鬼子血肉横飞,倒在了狭窄的陡峭山路上,还有一些鬼子被手榴弹爆炸的气浪和在鬼子的相互拥挤中滚下了万丈悬崖,峡谷中响起一阵阵绝望的哀嚎。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还没有攻下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桥本三郎少佐大发雷霆,命令向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发射毒气弹。“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毒气弹在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上爆炸,腾起一团团刺鼻的黄色浓烟,早有防备的独立团一营的战士们赶紧用湿毛巾捂住嘴巴和鼻子。
  毒烟散去,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一片死寂。八格呀路,土八路的,通通死啦死啦的!桥本山狼少佐以为独立团一营遇到毒气弹的袭击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狞笑着指挥鬼子和伪军再一次发起了进攻。
  逼近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时,几十块大石突然顺着山坡骨碌碌地向小路上滚了下来,鬼子和伪军士兵无处躲藏,瞬间乱成一团,有的被大石当场砸死,有的被大石当场砸伤,有的被挤下万丈悬崖。
  桥本三郎少佐气得暴跳如雷,命令迫击炮和投掷弹筒再一次开火,并叫报务员发电报,命令留守县城的鬼子中队排一个小队士兵立即运送弹药到“野狼口”。
  桥本三郎少佐暗想,独立团一营用石头还击,肯定是没有子弹了,一挥指挥刀,命令鬼子和伪军又一次发起进攻,谁知道遭到了迎头痛击,又一次溃败了下来。
  土八路的,狡猾狡猾的!桥本三郎少佐摸不清独立团一营的伤亡和弹药消耗情况,只得下令停止进攻,退回安全地带休整。
  看见鬼子和伪军退去,已经身负轻伤的李向东果断地命令留下一个班掩护,其余的战士马上向“野狼腰”防御阵地紧急转移。
  太阳落山,夜幕降临,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桥本三郎少佐又气又急又疲惫,找到一处能够勉强支架一顶帐篷的路边空地,支起帐篷,拉开行军床,草草吃了几口饭,倒头就睡,几分钟就进入了老家大阪梦乡。其余的鬼子和伪军找不到支架帐篷的空地,只好燃起一堆堆篝火,围坐在狭窄的陡峭山路上,忍受着一群群山蚊虫的疯狂叮咬。
“野狼崮”山寨的客房里,经过范丽的抢救和输液治疗,刘大娘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艰涩地睁开眼睛,看见围在床前的刘洪、范丽、马晓鲁,吃力地问,她怎么会在这里。刘洪迫不急待地告诉刘大娘,她已经昏迷三天两夜了,这下好啦,终于活过来了。刘大娘看见身穿白大褂的范丽,明白是范丽救了她,忙说,孩子,谢谢你。刘洪鼻子哼了一声,对刘大娘说,是独立团一营的人打伤了她。刘大娘气得直骂刘洪说瞎话,分明是鬼子冒充八路打伤了他,怎么能诬陷八路,刘大娘说,一周前,她去县城赶集,在街头看见一小队巡逻的鬼子兵,走在前头的是一个矮个子罗圈腿,她记得很清楚。那天闯进院子,指挥打她的就是那个矮个子罗圈腿鬼子,尽管他穿着八路军服装,但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来。刘洪这才明白自己差点中了鬼子的反间计,忙愧疚地向马小鲁赔不是,马小鲁说没有关系,事实搞清就行了,叮嘱范丽照顾好刘大娘,刘洪给刘大娘说明了鬼子和伪军就要进攻“野狼崮”山寨,他得带人去支援八路军,刘大娘叫刘洪赶快去,一定要和八路军一起打败鬼子和伪军的进攻,刘洪集合起山寨的抗日民团,带上武器和大批弹药,赶往“野狼口”和“野狼腰”支援一营。
  马晓鲁、刘洪带着山寨的抗日民团打着火把,浩浩荡荡赶到“野狼腰”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时,才知道独立团一营已经放弃“野狼口”防御阵地,兵力全部集中到了“野狼腰”防御阵地。抗日民团的赶到,无疑是雪中送炭,李向东握着刘洪的手,感激地说,要是再让独立团一营孤军作战,“野狼腰”防御阵地肯定也坚持不了多久,这下子好了,弹药补充了,兵力加强了,那就等着鬼子来送死吧。刘洪连声说惭愧,要不是他老娘醒过来澄清事实真相,他险些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刘洪吩咐二狗带着几个人抄小路上到“野狼口”的崖顶,趁黑夜使出他的绝技,叫鬼子和汉奸不得安宁。吩咐二贵和几个人带着二贵的宝贝,火速赶往“野狼口”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等第二天鬼子和皇协军进攻时,让鬼子和皇协军好好喝一壶。
  李向东、马小鲁和刘洪让大家到距离“野狼腰”几十米距离的大山洞里躲避寒气,只留下几名战士轮流站岗。
  两个多小时后,二狗一行人到了“野狼口”上方的崖顶上,这时,“野狼崮”一带天低云暗,山风阵阵,鬼子和伪军点起的篝火绝大部分已被山风吹灭。一群群野狼悄悄地从四面八方向山路上的鬼子和伪军逼近,躲在草丛中,等待机会饱餐一顿。二狗一行人把十几个密封的帆布口袋袋口松开,把装在袋里散发着浓烈气味的臭肉块从悬崖边倒下,倒在鬼子和伪军歇息的小路上、人堆里。浓烈的腥臭气味随风飘散,受气味诱惑的成百上千只野狼再也无法忍耐,争先恐后地从草丛中跃起,恐怖地长啸着扑向山路,鬼子和伪军还没回过神来,已经有不少被野狼扑倒撕咬,在拼命挣扎中命丧黄泉。一时之间,山谷中,狼啸声、惨叫声、枪声响成一片。半个时辰后,野狼丢下上百具尸体,长啸着逃进了草丛。山路上,鬼子和伪军一团混乱,痛苦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清理完野狼和鬼子、伪军的尸体,包扎好受伤的鬼子、伪军士兵的伤口,东方天际已经微微发白。桥本三郎少佐听了部下的汇报,看望了伤员,气急败坏地说,看来,反间计是彻底失败了。桥本三郎少佐命令报务员赶快发电报,催问补充的弹药什么时候能够送到。说如果弹药不及时补充,攻下“野狼口”“野狼腰”土八路的防御阵地简直是痴心妄想。
  桥本三狼少佐没有想到,他催促鬼子中队运送弹药的电报早就被八路军独立团的报务员截获破译,独立团主力提前设伏,打了一个漂亮的埋击战,运送弹药的鬼子小队几乎全军覆灭,运送的弹药全部成了独立团的战利品,独立团主力再一鼓作气,急行军赶到“野狼崮”山脚下,一举消灭了看守重武器的鬼子小队。
  桥本三郎少佐听手下报告说,头天夜里,野狼袭击他们时,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没有任何动静。难道土八路偷偷撤走啦?桥本三郎少佐满腹狐疑,命令韩鑫派出一个排的伪军去探虚实。当伪军士兵提心吊胆冲上去后,才发现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早已空无一人。土八路逃跑了!桥本三郎少佐放下心来,命令鬼子和伪军军继续向“野狼腰”挺进,突然,几个野马蜂窝从天而降,转眼之间,几大群野马蜂四处散开,嗡嗡叫着飞向鬼子和伪军士兵,鬼子和伪军士兵猝不及防,被野马蜂蛰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一番拼命的驱赶后,野马蜂群散去,却已有好几十个鬼子和伪军士兵被蛰伤,痛苦不堪。
  二贵和几个伙伴扔出三个野马蜂窝后,趁着鬼子和伪军一片混乱,迅速撤回到“野狼腰”防御阵地。
  桥本三郎少佐正在犹豫还要不要继续带领队伍进攻“野狼腰”独立团一营的防御阵地时,三个运送弹药突围出来的鬼子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了,向桥本三郎少佐报告说他们小队遭到了土八路的埋伏,除了他们三个,其余的天皇勇士全部玉碎了。桥本三郎少佐大吃一惊,见兵员和弹药无法得到补充,心里暗想,如果独立团一营和“野狼崮”山寨抗日民团趁机反击,他手下的残兵败将将会不堪一击,只得下令撤退。
  桥本三郎少佐带着鬼子和伪军的残兵败将狼狈不堪地快要撤退到“野狼崮”山脚时,冷不防遭到了山脚下他们留下的山炮、坦克的一阵猛烈轰击,桥本三郎少佐躲闪不及,被一发山炮炮弹击中,顿时一命呜呼。韩鑫也被一发坦克炮弹击成了重伤。鬼子和伪军拼命向山下突围,遭到独立团主力的迎头痛击,只得往山上退,却又遭到了急行军赶到的独立团一营和“野狼崮”山寨抗日民团的猛烈攻击。
  群龙无首的鬼子和伪军在狭窄的山路上成了炮火的活靶子。
  独立团主力及独立团一营、“野狼崮”山寨抗日民团趁机从两面向鬼子和伪军发起了冲锋。
  当日上三竿、阳光洒满沂蒙山腹地的崇山峻岭时,独立团主力和独立团一营、“野狼崮”山寨的抗日民团全歼了桥本三郎少佐和韩鑫带领的鬼子和伪军,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胜利会师,取得了激战“野狼崮”的大捷,彻底粉碎了鬼子和伪军围歼独立团一营的罪恶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