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县长
2018-04-23 10:40:17   
作者:葛泉    阅读数:

  张昌民,原是木全县县委副书记,是新近提拨到邻近的凤凰县任县长。清廉为官,低调做人,一心为民的他,从一个较富裕的地方调 到一个贫困地区担任主官,既是组织的信任,也是对一个人民公仆的考验,张昌民愉快的接受了组织安排,没有任何条件。在上任报到时,不仅是轻车简从,而且谢绝了专车相送的好意,只身抱着铺盖、脸盆等行李一个人偷偷租车前来凤凰县报到。
  张昌民一个人拿不了行李,就由出租车司机送他去县政府办公室。
  出来接待的是政府办的王主任,他久闻张县长是个好干部,凤凰县这个穷县烂摊子有望变变样子了。他看见面前两人一个瘦一个略胖,一个抱的物品多,另一个抱的少,竟然把司机误认为是新来的县长。
  当张昌民给对司机付两百元车钱时,出租车司机告诉他的车费早就已经有人垫付了。张昌民感到奇怪,自己是偷偷走的,就家里有人知道,竟还有人暗中替给垫付了车费?出租车司机告诉他,这是木全县一百多个出租车司机对敬爱的好县长表达的一片心意。张昌民说不能白坐车。司机深情地说:“您没白坐,车费在您给我们易地搬迁脱贫的农民端上新饭碗时您就支付过了的。”
  张昌民要给,出租车司机硬是不收。最后王主任解围,要由县里支付,可司机怎能收这车费?但怀有感恩之心的司机离开后,张昌民还是让王主任追上司机将车费送去了。他说:“这些高山老岭的农民易地搬迁的农民刚刚实现再就业者现在生活还很困难。你赶快替我送过去吧!”
  刚送走司机,田风副县长带着一群人来“欢迎”了。原来,县政府办公大楼和文化广场民工们被拖欠了四年的工资,总共有一百一十多万,这下找到了“正主”,来讨要生活费了。田副县长要把这个“刺猬”给新来的县长整。
  哎呀,张县长,我是本县副县长田风,您来了就好,您是我们的救星啊。
  张昌民:田县长,你好,怎么,你们还在搞迎来送往的那一套?带上这么多人前呼后拥的,就为了欢迎我?
  面对前几任都因为政绩突出被提拔上去,把这不好收拾的烂尾巴却留给自己,面对这些农民工等这笔钱结账已经等了整整四年,钱收不到儿子就没法娶媳妇、媳妇治病的钱欠了几年,没法再给她继续诊……张县长就这样被民工们堵在办公室外。
  张昌民只能好言相劝,要求民工不要乱。并答复待他调查分明,三天期限定给回音。
  可民工那里会想念,都认为政府骗了多少回了,肯定又是托词,再不能被政府当猴耍了,甚至有人开始激动起来。然而,此时的张昌民病发了,痛苦地蹲在地上,脸上疼得冒出了汗粒。都以为是民工们伤了张县长,田风打报警电话通知公安局把这些刁民都给抓起来。
  面对激动的、无助的民工们,张县长阻止了,说千万不要惊动执法机关,免得把事情闹大了,人民政府就是要营造和谐社会。是他自己不小心扭了脚筋,怪不得他们。
  此情此景,听到这个结果,民工朋友们也不好再闹了,但却撂下了三天必候回音的话。
  张昌民因脚疼住进了医院,落了个“壮志未酬身先伤”。可是,刚进医院,又有一批人找来了,一群已被辞退的民办教师,是来找新来的县长讨要一拖就是好几年辞退补偿。面对这些农民出身将就糊口没了工作低保靠不上生活实在困难的老师,他此时只能说:“我刚到任,不会十天半个月就走吧?我今天也不是故意
  把脚崴伤的。到时候兑不了现,我开出的空头支票不是自己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去了吗?我说话算数,这么多人都可以做证。”
  在医生的干预下,老师们带着张县长的承诺离开了。
  危机暂时解除,但医生的反应却让他震惊和为难:他的脚不像是扭伤,要尽快确诊,查清引起疼痛的真正病灶。
  张昌民认为是医生小题大做,不就是扭了一下吗?上点药算了,自己的麻烦事儿多着呢,都是紧急的。
  但医生的职责使然,被留下观察的张县长在医院又来了财政局长等几个政府关键部门的头脑提着礼物来了。财政局长倒说得很直白:一朝天子又是一朝臣,游戏规则需要把礼呈,局长的位子才坐得稳。所以,听说张县长受伤了,财政局长、民政局长、计划局长就来看望了。
  众人表达意思后,放下礼品就走了。他们来送礼定是为了保位子,有位子才会有票子。这起又不能起,动又不能动,想制止都制止不了,受伤住院倒变成个变相收礼的病菩萨了。正烦着,妻子杨玉莉闻讯来到了医院,她是得到王主任的通知才连夜赶来的。
  但刚来医生就来通知,办转院手续吧,需要到市以上医院做更详细的检查。
  在医院做了检查的张昌民回家,一家三口很难得的有时间一聚了,儿子张朋朋很纳闷,先前你还在本地工作时都没功夫教我写作业,现在调外地了反而有了空余的时间了?张昌民告诉儿子,是不小心扭伤了脚,要在家里治疗几天喽。他感到很愧疚,从小到大忙在外,没有时间陪儿子,做为一个父亲不称职的。只因爸爸是党的人,要为党来做事情。自己孩子只一个,疾苦的群众却有千万人。必须努力去工作,对不起党组织的栽培和信任。
  今日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不是骨折,不是关节炎,也不是骨质增生,最后抽了骨髓去化验,玉莉还在医院等候回音。
  杨玉莉很纳闷,不是一个扭伤么?为何结果只要一人等?难道说这病情……结果又不能让丈夫知道,只能让他休息和治疗。
  张昌民对妻子的好意很理解,但他不能失信于人,可不是故意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一定要一诺千金。
  面对妻子伤心的极力阻止,张昌民也知道了自己患的是骨癌,那可是不治之症呀。杨玉莉告诉他,医生说这腿得赶紧锯掉,越快越好。
  张昌民懵了:听噩耗,如五雷轰顶,知病情,催命期已近。最后,他决定:那就让我双腿完好地去当几天县长吧,把那已经承诺的事情如同偿还欠债一样地去还清。
  他要求妻子替他保密,杨玉莉则要陪同,两人都不让步,只能互相妥协了。
  张昌民:玉莉,我也舍不得你和孩子,可是这承诺的事情不办好我心里惶惶不安。我想我只能当上三天县长了,不过,就是在这三天时间里,我也要做三天的好县长。
  刚回到县里去上班,就来了县里最有能力和魄力的年轻干部文乡长,他当三年乡长,硬是把一个贫困乡拉到致富路上,今年脱贫攻坚他们是县里的样板乡。他是专门为乡村公路改造资金来的。
  田风告诉张昌民,一百四十万乡村公路改造资金,是文乡长亲自找省交通厅要来的,划钱来了。
  张昌民很高兴,有钱就好,还要李秘书去把他放在办公室文件柜里头的香烟拿过来。要文乡长将烟带到工地上去,送给民工们抽。他告诉文乡长,钱等十天再来。
  等文乡长走了,张昌民让田风马上去财政局,把文家乡公路改造的一百四十万款子划拨出来。田风不理解,不是说让他等十天后再来划款的吗,怎么?
  张昌民说另有急用,先挪用一下。他要把这钱先分给拖欠的民工工资一百零五万,其余的用在辞退民办教师的善后处理上。
  田风说文乡长他可是出了名的“得理不饶人”。张昌民保证出了问题他一个人担着。于是,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和民办教师的补偿得到了解决。
  然而,一波才平另一波就来,被挪用了资金的文乡长满腔怒火的来了,而且,还是带着民工来要钱的。
  文乡长说张昌民卑鄙,用几条好烟就想把他们的眼睛都迷惑过去,从中做了手脚。说他是损害和谐社会,损害我们的新农村建设!筑路资金变人情。没有本事弄到钱,就动用别人的专项资金倒蛮轻松的。民工则说今天不把修路的钱退出来,他们就吃睡在县长的办公室里。
   一个理正,另一个理也不亏。一个强硬,另一个无奈。正争执,杨玉莉老张送药来了,让张昌民先吃了药再工作。
  文乡长发了狠话:“张县长,我没时间等你的最后答复,但你听着:有人来逼我的债,我都会直接带到县里来找你的。”说完带着民工走了。
  待文乡长、民工们离去。张昌民要妻子把诊断书和化验结果拿出来。他要去办一件大事。
  九点钟,张昌民,杨玉莉,王主任一起乘车赶往省城。张昌民来到了省财政厅,找到了龙厅长来讨钱。龙厅长说:精准脱贫铺天盖地,国家建设日新月异,地方发展各显神力,启动资金全找上级,杯水车薪头昏脑疲,财政厅也不是印票子的机器。
  张昌民解释说,县里前些年搞建设项目还欠民工工资一百多万,现在不是不能拖欠民工工资吗,国家有法令的;还有民办教师辞退后的安置费,一条公路修了半头就被迫停工待料……
  龙厅长说即使有问题有困难也要一级一级地写个报告,报告还要统筹研究,哪能由个人出面来找省里?张昌民说,“我是重病在身的人,如若还有一点路子的话,我也不会涎着脸皮来找您。我知道伸手要钱不光彩,可我也是万不得已。”
  龙厅长回击着:“话说过头了,有病治病,我这里又不是医院。”
  张昌民说:“龙厅长,我是得了绝症的人,请你看一看诊断书吧。”
  龙厅长见要钱的人多了,当然不信:“现在要钱又有新花样了,疏通渠道,软磨硬缠,也有装病的,可说自己得了绝症的你倒是第一个。嘿嘿,收起来吧,我不看,你就是得了伤风感冐恐怕也早就躺在医院病床上住下了。” 
  此时,张昌民痛苦和委屈地摔倒在地上了。
  王主任马上扶起张昌民。困为他已经偷看张昌民的病历,这样的父母官!非常感动。他对龙厅长说:“这位领导,不知您怎么称呼,我是政府办的小主任,跟着张县长才三天,可他……是一个好县长啊,他把……他把他自己的病情隐瞒着坚持上班,连我也是在昨晚他睡着后才偷看到的!您看看,医生要他立即截肢……他的癌细胞正在加速扩散,可他为了咱们的贫困县,还在昼夜奔忙……”
  他告诉龙厅长,昨晚张县长为了节省两百块钱的住宿费,就睡在车上。
  龙厅长感动了马上招集了几位副厅长和处长,经过紧急端庄,决定给给凤凰县划拨二百万。  
  张昌民非常感谢财政厅,他很欣慰,还剩下的六十万,龙门峡旅游度假风景区又可以上第一期项目了。
  田风、文乡长也赶了来,他们是得知了张昌民病情才急忙来的。是田风昨晚才从玉莉婶子嘴里套出的实情,所以就连夜让李秘书开车赶来了。
  文乡长:“张县长,对不起,对不起,那天我对你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
  张昌民:“是我不对,挪用了你们的专款。”他让文乡长替他谢谢民工们的理解!要文乡长再搞出几个好点子、好项目,争取早日脱贫。
  文乡长:“路修完工了,您一定要赶回来去给我们剪彩。”
  张昌民:“我少了一条腿还回去剪什么彩?”
  田风:“那我们就背着你,抬着你去。”
脚踏实地解民困,
承诺一声值千金。
鞠躬尽瘁为百姓,
三天县长人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