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白彦
2018-04-19 14:15:30   
作者:闻桑    阅读数:

  伯父离家远行的那一天,阳光格外灿烂,太阳才到树梢就白花花的照人眼。我问,您还需要去贩酒吗?伯父就笑着反诘,你不知道我这一生最喜欢那个白彦红高粱酒吗?
  就在这当儿,电话铃声骤然响起,我接到一项特殊的采访任务,说是一个戎马一生的老将军衣锦还乡,市府要举行盛大的酒宴欢迎这位身经百战的抗日英雄,报社必须派个笔头硬点的记者去写个现场侧记什么的。伯父走了几步回转身叮嘱,你去吧,好好写,只是不要贪杯,白彦红高粱酒有益于身体健康,但也醉人呢!我看见明晃晃的太阳照在伯父饱经沧桑的脸上,便泛起一种奇特的红晕,从一道道皱纹往外溢。
  谁知伯父这一去竟成永诀,十多天后我盼到的确切音讯是同去贩酒的狗剩叔带回来的。
  伯父也是一个抗日英雄,只是名不见经传。一九三二年十月,红四方面军未能打破国民党军对苏区的第四次围剿,他就随同两万多人的主力被迫撤出了鄂豫皖,旋即参加抗击国民党军二十余万人的川陕反六路围攻。一九三八年春,党中央根据抗日战争爆发后全国革命斗争的新形势,先后派遣徐向前、罗荣桓率八路军一一五师深入山东,开辟了沂蒙山革命根据地。我至今还记得我小时候他给我讲故事的情景。在暖暖的江汉平原冬日,太阳慵懒地睁着眼,漫不经心地瞧着南墙根偎依的伯侄俩。一条狗紧贴着墙卧着,那条土街透着黑黄的颜色。那块隔我两千里之遥的八百里蒙山沂水,曾是四塞之崮、舟车不通、外货不入、土货不出的华东延安,在他的嘴边如数家珍。刘少奇、徐向前、罗荣桓、陈毅、粟裕、肖华、谷牧等老一辈革命家在那片英雄土地上发生的战斗传奇,还有国民党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成功阻击著名的板垣师团幕后掌故,他讲得津津有味。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抗日楷模村渊子崖、用乳汗救伤员的沂蒙红嫂、支前模范沂蒙六姐妹等一大批英雄群体,他讲得让人动容不已。他说,鲁南古城秀,琅琊名士多,在那片钟灵毓秀的神奇沃土上战斗和生活过,他才懂得乾隆皇帝巡游山东对沂蒙一带人才辈出的历史赞扬并非溢美之词。在那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沂蒙人民为抗击外来侵略和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十万山区英烈血洒疆场,可以说是乡乡有红嫂,村村有烈士。
  转眼到了一九四0年二月,伯父所在的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和特务团、苏鲁支队一大队等部,集中优势兵力对白彦之敌发动猛烈进攻,消灭了孙鹤龄部一千多名伪军,解放了白彦。但敌人不甘心失败,组织力量伺机向白彦反扑。伯父眉飞色舞地说,白彦可是个好地方,在山东省南部,沂蒙山区西南边缘,温凉河上游,当时属于鲁南行政区第二专区管辖,种的樱桃、黄烟、花生、地瓜都忒有名,当地作坊用红高粱酿造的酒也挺够味的。我说,不就是红高粱酒吗?我们在莫言老师的小说看过哩。伯父说,你小子喝了几瓶墨水就想蒙我呀,斗大的字我不认几个,小说我没看,可老谋子的电影我看过,人家写的那是高密东北乡的事,虽说也是在山东地界,可与沂蒙山区隔着老鼻子远的距离,高密在世界风筝之都潍坊的东边,地处胶东半岛和山东内陆的结合部。一马归一马,同样是红高粱酒,说不定这白彦的红高粱酒跟高密东北乡的红高粱酒,也可能隔着老鼻子远的距离哩。我有几分不耐烦了,您说了半天,讲的都是您喜爱的白彦红高粱酒,还是言归正传讲点打鬼子的故事吧。伯父清清嗓子就讲,一九四0年三月七日,盘踞在邹县城后据点的一百多名日军向白彦扑来,被我一一五师特务团伏击,敌人丢下数具尸体,仓惶逃遁。过了五天时间,贼心不死的日伪军又纠集起七百多人,带着钢炮和轻重机枪,从城后、平邑、梁邱等据点向白彦进犯,开始了第二次进攻。我阻击东路之敌的部队先掩护群众撤离白彦,后节节阻击敌人,直到黄昏日伪军才爬进白彦。西路进犯之敌一接近南径,即遭到我阻击部队伏击,后该敌窜至黄草坡村外的一片山地里。我们六八六团一连的勇士连续发起三次冲锋,击毙日寇五十多人。余敌趁我部队转移之机,于黄昏时攻占了白彦。入夜,我六八六团一部趁敌立足未稳,勇猛地袭击白彦,又给敌以重大杀伤。次日拂晓,敌仓惶组织逃遁,我则穷追猛打。敌人快逃到南径村时,突然向我追击部队施放催泪瓦斯,然后窜进了南径村,毒气一过,我军迅速对敌实施包抄,敌人则连连施放毒气。黄昏时,我军对困在村中之敌开始了攻击。当晚七时,南径村完全被我控制。两天激战,我军共毙伤日伪军两百多人。我听了禁不住击掌叫绝,打得好,打得妙,八路军打得鬼子哇哇叫。伯父说,我军取得胜利后,主动撤离了无险可守的白彦,在周围山地阻击日伪军。日伪军付出很大伤亡占领白彦后,再度纠集两千五百多人,向白彦发动第三次进攻。三月十九日早晨,守卫在官庄山头的一一五师六八六团一部,发现了在一片树木稠密的凹地里慢慢行进的一千多名敌人。待他们进入伏击圈,我们的四挺机枪吐出火舌,手榴弹瀑布似的落了下去,这股敌人嚎叫着爬进了山沟。待他们清醒过来以后,便在官庄的两个山头和一片起伏的山岭上与我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与此同时,另一股敌人从官庄斜插向太皇崮,与我特务团展开了激战。不久即被我军指战员打得丢盔卸甲,哇哇叫着四散逃命。这时,官庄方向又枪声大作。原来,敌人的脊背正遭我苏鲁支队一大队痛击,死伤惨重。时至黄昏,官庄之敌溃败了。
  鬼子和伪军这么难缠,您们为什么要打白彦呀?我听得似懂非懂。伯父解释说,当时,八路军一一五师决定向天宝山区发展。为此代师长陈光、政治委员罗荣桓指挥我们六八六团、特务团和苏鲁支队一举攻克位于抱犊崮山区和天宝山区之间的要地白彦,全歼,费(县)滕(县)公路旁边的守村伪军,随后为防止伪军重占白彦后据险固守,拆毁当地土豪孙鹤龄经营多年的碉堡寨。我说,且慢,您不说师长是徐向前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代师长陈光?您不说孙鹤龄是一千多名伪军的头头吗,怎么又变成当地的一名土豪啦?伯父说,徐向前这时候已经担任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参与指挥过平型关大捷的三四三旅旅长陈光出任代师长。孙鹤龄早前是当地的一名土豪,日本人占领沂蒙山区后就做了汉奸。
  我说,陈谷子烂芝麻太多,您给拣最精彩的讲。伯父说,白彦战斗最激烈的那一次是在那年的三月二十一日清晨,两千多名日军分别进占了白彦和官庄。上午九时许,两架敌机低空盘旋一阵后,向守卫在东山头上的我苏鲁支队狂轰滥炸,但没能给我们造成什么损失。我主力部队在白彦四周休整待命,敌人则抓民夫抢修工事。当天夜晚,六八六团开进了白彦西北的一片密林,特务团占领了白彦东北的一片高地,苏鲁支队占据了与白彦相对的青山。到了二十二凌晨两点,我强袭白彦的队伍出发了。我们六八六团一连直插汉奸孙鹤龄原来的住宅,解救出被鬼子抓来抬炮弹的老百姓,运出三百多发炮弹和几十箱子弹。一营朱营长带领我们几个战士摸到一个屋子跟前,见敌人正在熟睡,他便把所有的枪支递出门外。最后他在拾起一把日本指挥刀时被发觉了,便迅速跑出来,手持大刀贴在门旁,一连劈死了九个往外逃窜的鬼子。我听了还是觉得有些不过瘾,说这也叫最激烈呀?伯父说,就在这时,白彦的西北角和东北角都打响了,激烈的白刃巷战也开始了,愤怒的喊杀声在夜空中回响着。发了疯的鬼子端着刺刀硬向我冲锋,我们六八六团被切断联系,一个排被敌人团团围困,但面对三倍于己的鬼子只得殊死抵抗,人一茬接一茬地倒。残酷的白刃战达到了高潮,鬼子的指挥官森川也受了重伤。刺刀、子弹和手榴弹像蝗虫在飞,战斗进行到胶着状态,惨得很。我有点犯糊涂,就问伯父您说谁惨?伯父眯着眼瞅着前方说,两边都怪惨,阵地前血迹斑斑。我不同意他的说法,日本鬼子和伪军都是坏蛋嘛,死了活该。想跟伯父抬扛,可他的神情很淡薄,不像有兴趣跟我争论的样子,就没有说出来,可又不想就此甘休,因为伯父一向是说不过我的。八路军不惨,我说是壮烈。
  是壮烈,非常之壮烈。伯父顺着我说,然后抚摸着我的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伯父后来也倒下去了,敌人太猖狂了,仗着有人多枪好,打到第二天天将破晓,残敌急忙施放大量毒气,扔下三百多具尸体狼狈逃窜了。伯父的排长就火了,说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一往无前地追了上去!他是一个令鬼子闻风丧胆的抗战英雄,伯父也跟着排长追击,谁知没冲出去几步就倒了下去,醒来时就躺在一个农户家里,睁开眼睛时看见一个瓷勺在喂他吃高粱米粥。
  像红色电影片里的经典镜头一样,我曾经看过许多。我还知道喂我伯父的不是老奶奶就是小姑姑。伯父说是一个姑姑,说这话时他瞳孔里泛出奇特的亮光,炯炯有神,满脸的皱纹都展开了,就像正处在热恋中的狗剩叔一样。
  那个小姑姑一定长得很漂亮?
  嗯。
  梳着两条又黑又粗的长辫子?
  嗯。
  她还穿着方格格小衬衫?
  嗯。
  咯,伯父您说的是电影。
  不是电影,伯父笑着说不是电影,再说那银幕上演的事还能有假?
  伯父终身未娶,用家乡的话就是打了一辈子光棍。他之所以没娶媳妇绝不是娶不起或娶不上,而是阴差阳错误了良缘。父亲后来曾跟我谈起伯父的婚事,说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们闻家在鄂中地区还算得上是一个殷实大户,伯父从小就是这襄河边上的翩翩美少年,跟他说媳妇的挤破门槛,八岁时我爷爷就给他买下了一房童养媳。伯父十六岁那年在武汉读书,听说毛泽东在武昌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只去旁听了两次,就铁了心闹着投笔从戎,爷爷拦着不让,瞪起眼珠子说你敢去闹红,老子就把你的媳妇给卖喽,伯父头一硬说卖就卖吧,他反正跟着我也享不了什么福,第二天他就大步流星地走了,据说是奶奶私自把他放走的。奶奶舍不得自己的大儿子离家出走,但又不忍心看他不吃不喝受煎熬,就将自己的私房钱塞给了伯父,嘱咐他可记着常回来看看,瞒着爷爷放他走了。
  硝烟弥漫,战事变迁,伯父没能赶上毛泽东登上井冈山的步伐,而是跟随徐向前撤出鄂豫皖,经川陕深入山东进了沂蒙山。这以后伯父曾托人捎来十块大洋并带话给爷爷,让他把那童养媳当女儿一样嫁掉,可这个差点儿成了我伯母的可怜女子,最后还是被我爷爷给卖掉了,四十块大洋一顶呢花轿改变了她的姓氏。
  伯父从我八路军部队回来时仍是孤家寡人。父亲说我伯父回来的正是时候,奶奶挺着一口气不咽,就是指着能见上闻家长子一面哩。可父亲早已接到部队的通知,说是我伯父已在白彦战斗中随同全排光荣牺牲,这消息如何敢告诉我奶奶,正急得六神无主,伯父奇迹般地出现在小院里,以致一家人都惊讶得目瞪口呆。
  其实,伯父并没有死,但昏迷不醒的他还不知道,当旭日东升朝霞满天的时候,白彦又重新回到了抗日军民手中。此次白彦争夺战历经十四个昼夜,大小十多次战斗,歼敌八百余人,缴获长短枪三百五十余支和大量弹药及军用物资。白彦争夺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我抗日军民,为创建以抱犊崮为中心的鲁南抗日根据地扫清了障碍。
  然而,奶奶不知道伯父负伤时发生的这些战事,只是伯父的回家使这个年逾古稀老人家的病情神奇好转,居然又活转过来,度过了三个多月的天伦时光。料理完老人家的后事,伯父就匆匆离家走了,一个月后回来的人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从此嗜起酒来。他谢绝了所有媒人的撮合,开始了漫长的贩酒生涯。
  伯父贩酒只认白彦镇的酒,对别处产的酒一概不感兴趣。他说,白彦镇自古是人文汇萃之地。春秋鲁襄公十九年,鲁国大夫叔孙豹曾倡导筑武城以御齐,以此地石门作为武城西门。公元前三五五年前后,孔子弟子子路还曾宿于石门。东汉光武帝建武元年,此地方圆百里,人口聚集,文化发达。唐开元年间,附近小青山上曾建文昌阁,农历三月三日,有闻名遐迩的青山庙会。清光绪三十四年农历五月八日,白彦温凉河泛滥,石门村北曾冲出一古墓,墓志显示,墓主名程昱。程昱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金代进士,字金川,仕至巩昌节度使。一八五三年七月,祖籍白彦石门村的程四虎,与数十人竖旗反清,历经九个春秋拼搏,成为号令一方的幅军领袖。
  伯父还说,在他住过的白彦小山后村东北,有明朝的鲁怀王、悼王墓,就在毓秀山南麓。两墓东西相距不到五十米,葬于同一墓园内。虽然墓前建筑已经荡然无存,仅剩些许残砖断瓦,但是按照古代四神定穴法修建而成的,前方为朱雀山,后方为五座山头代表的玄武,左方为石筑龙状石墙,右方为白虎山。鲁怀王姓朱名当漎是明太祖朱元璋第五代孙、鲁庄王朱阳铸嫡长子,生前配临清州南城兵马指挥副王轩嫡长女王氏,明成化十九年封为世子,明弘治十八年追封怀王。鲁悼王姓朱名健杙是怀王嫡长子,太祖朱元璋第六代孙,弘治十六年封为世孙,明嘉靖七年追封悼王。王墓忒高忒大,直径忒深,墓室都是砖石结构,底部用条石铺成,上部为拱型青砖垒砌。
  我那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伯父一讲到他养伤的地方眼睛就特别明亮,这时他会使劲咪上一口白彦红高粱酒咽了,不再理睬巴望听下去的我,而是眯着瞳孔去找寻太阳,良久才悠长地呼出一口气来,弥漫在空气中的是那芳醇的酒香,仿佛那白彦红高粱酒已运行全身,从每个毛孔里散发出来了。直到我长大后认真地去爱一个人,才明白那在白彦的三十多天竟是伯父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光,值得他用一辈子去作舒心的回忆。
  伯父,您在白彦是怎么养伤的?
  养伤还能怎么养哪?
  不干别的,就养伤多没劲呀?
  可我就养伤。伯父紫膛色的脸上闪过一抹奇特的笑容,仿佛含了几分孩子般的羞涩。
  我说,伯父您笑,一定不就是养伤,肯定还偷喝了别人的酒。
  伯父稍稍愣了一下,瞅着我幸福地朗声大笑,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你说我在白彦那地界养伤,想喝口红高粱酒还用得着偷吗?
  我想起来了,老师在给我们讲地理课曾经说过,白彦那地方山川壮丽,好像有红山、常山、毓秀山、金家顶、范家崮、太皇崮、老山、青山、山阴寺、四开山,山势纵耸沿立,沂蒙山区西南第二高峰的四开山狼窝顶也坐落境内;四壁峭立平地突拔的太皇崮险峻呢,怎么不会是粒粒红高粱,滴滴酒更香?
  伯父说,那白彦的红高粱酒对养伤有奇效呢,喝它如同喝酒乡体内的血液。白彦酒烈,烈中有神,能舒筋活血,壮汉子肝胆;白彦酒刚,刚中有柔,能消炎去肿,增一身豪情,白彦酒火,火中带温,能滋阴补肾,品美人醇香。然后,伯父就让我去摸他的伤疤,一个在左胸,一个在右腿。我知道伯父向前冲了几步就挨了穿胸一弹,却没有倒,又打出好多子弹,腿一麻才扑倒,随即昏过去不省人事了。现在那伤疤硬硬的像包了个核桃。伯父杀死了那么多的敌人,冲锋时挨了两弹而不死,这不是英雄吗?
  伯父看我摸他的伤疤,眼里便充满了慈爱。有一次,他喃喃地说,她也是这样摸过的。我问她是谁,伯父悄悄地说是你伯母。我糊里糊涂地问,伯母,我哪来的伯母?您怎么不给我娶回家来?伯父的脸就变了,面部的肌肉一跳一跳的,眼泪顺着皱纹就下来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伯父如此痛苦,尽管他一向很少有笑脸,但对我却总是和蔼得很。我慌了神,说伯父伯父您不哭,我不要您给我娶伯母了。伯父就一把将我搂在怀里,长叹一声,怨我怨我呀,傻孩子。
  伯父说我傻这是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我们俩关于伯母的对话,也只有这么一次。伯父一向夸我聪明,说我小头小脸一肚子孬点儿,话语里带着明显的褒奖。
  父亲说伯父跟我投缘,自有了我伯父才见笑脸。父亲说这话是在酒桌上,时间距那位老将军光顾故土后的一月余三天,同坐的还有常和伯父一起贩酒的狗剩叔。
  壶中日月长,醉里乾坤大。伯父在白彦那个姑姑家养了三个多月的伤,就喝了一百天的白彦红高粱酒。养好了伤他就想回到咱部队,可队伍此时又拉到了山东的又一处前线,经历攻克樊坝、陆房突围后,转向开展梁山战斗去了。伯父如此几个回合辗转,终于在对日寇铁壁合围大扫荡的斗争如火如荼之际赶上了主力。一位首长惊讶地说,你们不是在白彦战斗就壮烈了吗?伯父忽然觉得心惊肉跳就扭头回来了。伯父说那时他不是怕首长如何说,而是他真切地听见了我奶奶的声音。她在凄凄惶惶地叫着她大儿子的乳名。
  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哪,你奶奶多活了两个月把你伯父给耽搁了,狗剩叔沾了白彦红高粱酒,话就多起来了。你伯父养伤那阵子,跟人家闺女相好上了,临走时那闺女就怀上了你伯父的孩子——唉,命哪,这就是命。你伯父什么时候才能回个消息?那闺女也痴,挺着个大肚子要千里寻夫。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能摸到哪儿?出门没两月,兵荒马乱的没个下落了。——唉,你伯父要是不去找部队——命,命啊!这些年你伯父他哪里是去贩酒呀,他是在东奔西走打探那女人的行踪。好在白彦红高粱酒好喝,价钱也不贵,我们这般平头百姓都消费得起。你伯父说是贩白彦红高粱酒,其实也只不过是用来借酒浇愁,可借酒浇愁愁更愁呀。他住过的白彦是山东的一个旧县名,曾经有一段时间是由邹县、滕县两县析置,县政府就设在他曾经住过的白彦,谁知没过多久就撤销了,其辖区划入滕县、邹县、平邑三县,白彦如今是平邑县的一个重镇,距京沪高铁曲阜东站和京沪高铁滕州东站都还有半天的路程,但皇天不负苦心人哪,后来他到底给问着了,就是我跟你伯父曾经为之流过血的抱犊崮,也算是在沂河岸边上,头朝着我们湖北潜江这个方向。女人流落到那儿就一命呜呼了,说是胎儿横位……难产,唉——这就是命哪!
  狗剩叔有了七八分的醉意,说得动了感情。要说你伯父呀,对那女人也是一片真心哪。人都死了五十多年,他还拗着劲要找她的坟墓。你说,一个外乡流浪女能有个什么坟墓?那一夜你伯父寻得很晚才回来,把我喊起来喝酒,这回喝的是正宗白彦红高粱酒。那一夜你伯父精神好着呢,就是尽说些怪话。我说你醉了哥,他说没醉没醉,只是我那当记者的侄儿没多大酒量,千万别让白彦红高粱酒给迷住了。这是你伯父最后的话,狗剩叔眼睛红红的,又喝了一盅白彦红高粱酒。那一觉睡得真香,可——没曾想你伯父从此没醒过来。唉,头天晚上还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
  还真让我伯父给说着了,我出席的那个将军宴还真是喝的白彦红高粱酒。见多识广的老将军挺执拗,说他对这东西情有独钟,不喝它就喉咙发痒,要喝就喝它个荡气回肠。徐向前、罗荣桓、陈光等抗日名将生前都曾以白彦红高粱酒待客为荣,英雄所见略同,市府要员们也只好从命。
  酒过三巡,老将军兴致盎然,讲起他在沂蒙山区抗日的烽火岁月,说蒙山沂水是一片血染的红色沃土,那里的人民用自己的双手曾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人民解放立下了不朽功勋,不愧为两战圣地、红色沂蒙。
  蒙山高,沂水长,军民心向共产党,心向共产党,红心迎朝阳,迎朝阳。炉中火,放红光,我为亲人熬鸡汤,续一把蒙山柴,炉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谊长。愿亲人,早日养好伤,为人民,求解放,重返前方,重返前方……婉转悠扬的民歌《沂蒙颂》适时响了起来,响得我们一堂人都热泪盈眶。
  老将军深情款款地说,可不是嘛,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口饭,做军粮;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沂蒙人民为抗击外来侵略和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八百里沂蒙钟灵毓秀,百万人民拥军支前,十万英烈血洒疆场载入史册。如今我们只要一提起沂蒙精神,就会很自然地联想到解放战争年代沂蒙人民推着独轮小车,带着煎饼、大葱支援前线的情景,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山人哪,是他们用高粱供养了革命,用小命把鬼子赶出了中国!
  老将军的话让赴宴的人大多酩酊大醉,不过那天我没醉。我一直不相信伯父从那会儿就已离我而去了,脑海里时常闪现出他市脯沽酒的熟悉身影。
  而那时父亲和狗剩叔去料理伯父的后事,竟然没能带回他的骨灰。父亲提着伯父的骨灰走到沂蒙山区的一个小村庄怪事就发生了,父亲突然觉得手里一轻,便听到啪的一声,低下脑袋一看,装骨灰盒的皮包摔在了地上,手中只剩下两根崭新的提包带,断茬齐正正的。接着狗剩叔惊叫了一声,便看见骨灰盒从皮包里摔了出来,裂了。
  父亲泯一口白彦红高粱酒说皮包是新买的,白彦沂蒙山区那地方的人忒实诚,从没听说过有卖假货之说,这一摔又能有多大的力量,骨灰盒就裂了。父亲当时泪水就漫下来了,说哥呀哥,死了你都舍不得离开她呀?
  空气中弥漫着醇厚的白彦红高粱酒香,伯父的骨灰就这样留在了两千里之外的沂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