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车店的老板娘   
2018-06-20 09:09:58   
作者:武保军    阅读数:

  秋风飒飒,凉意浓浓,远处的沂蒙高山在暮色中影影绰绰。
  暮色中,三辆马车驶进了大车店,老板娘笑盈盈地迎了出来,招呼着各位:辛苦了!嘻嘻!来俺的店里可就是到家了。
  “老板娘!有啥好的吃喝?”车把式们把自己的牲口领进牲口棚,拴上。
  “这位老板!眼生!第一次住俺的店是不?俺这里有酒有肉。”
   “这里不赖歹,我们常年住这里。”另一个车把式说话了:“光有吃喝不行,还得加上你老板娘!”
  老板娘便骂他不是东西,于是,笑声一片。
  “没有瞅到傻愣子?他过去也好多天了!”老板娘问。
  “想他了?咋不想我?我那比他差,是不?”四十多岁的车把式和她开着玩笑。他叫二呆子,其实人挺精明。每次都爱和老板娘动手动脚,看得出来他喜欢老板娘,只是老板娘从不和他来正格的,让他没辙。他在这条路上跑了大半辈子,孤身一人,从二十几岁就开始赶车拉脚,因腿有点瘸,没有寻上女人,但他不缺女人,来这里后他总要歇上两天。
  “甭说这话,你就是差点,你不行!”
  “你咋知道我不行?我厉害,试试不?” 男人过来就要搂抱。
  “滚一边去!”老板娘还是笑着。
  “我就纳闷了,愣子有啥好的。”二呆子心有不甘。
  “行了!你的大白鹅想你了,这几天见了俺就叨叨,怨你把她忘了!”老板娘赶忙说。
  大白鹅是村子上的一个烂女人,路过这里的男人时常到她那里去找乐子,这二呆子也是如此,拉一趟脚,挣的几个钱都给了女人,不过二呆子乐意,他认为,男人就是为了女人活着的。
  赶了一天路的车把式们已经疲惫了,来住店的大都是熟客,常年在路上奔波,骡马累死了多少他们记不得了,大都是从年轻时就在路上讨生活,风雨无阻。
  这是方圆几十里内唯一的大车店,这些车把式们在路上紧赶慢赶,就是为了在天黑前宿在这里;路近的中午就赶过来,给牲口加点草料,车把式们垫补点吃喝,然后再赶路。
  女人的名字他们没有问过,车把式习惯叫她老板娘,她是这里当家的,雇了一个哑巴当伙计,从男人死后,她就料理这里的一切,几年了,也没有再走主。南来北往赶脚的男人们愿意在这里投宿,她热情、开朗,独身的女人总会让一些男人想入非非。
  此时已是深秋,晚间的天气已经有些寒意。哑巴给投宿的人们做着晚饭,今天人不少,老板娘也忙前忙后,给各位倒着水,熟悉的男人和她开着玩笑。
  “我可看到了你的愣子了。”一个老年的车把式说。
  女人立时就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有些欣喜:“老哥!是真的不?”
  男人就说:“前几天碰到了他,他说去矿上拉煤,后来就没有见到他。”
  女人就问二呆子:“你这次拉得是煤砟吧,没有瞧见他?”
  二呆子摇摇头。
  吃过饭,车把式们躺在一条大炕上呼呼地睡着了,有的男人到村子上找自己相好的去了,二呆子这次没有去。老板娘收拾停当就回自个儿的屋子准备歇息。她住在厢房里,刚要上炕休息,就听到有人敲门,她便问:“有事吗?”
  “是我,二呆子!你开开门!”
  碍于是熟人,老主顾了,她便打开了门,随口问他,咋没找你的大白鹅去?二呆子嘿嘿地笑了,说自己来看看你,好长时间没单独说说话了。老板娘笑着说时间不早了,有话和你相好的去说吧。
  “我给你买了双鞋,皮的,那边的城里可时兴了!”
  “俺不要你的东西,给你的大白鹅吧。”
  “她有啥好的,比你差多了!”
  老板娘就往外推他,二呆子有备而来,他说:“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你看不出来?”
  “你喝多了,回吧!俺的傻愣子回来了会劈了你的!”
  这时的二呆子一下子就抱住了老板娘,女人不停地挣扎,男人就是不放手:“我有钱,你跟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俺可喊人了!”
  男人哪里肯松手,抱着女人就往炕上放,无奈,女人不停地反抗,他才没有得手。不过,就是不放弃,嘴巴就去啃女人的脸颊,……早就想把老板娘弄到手,女人长得漂亮,尤其是一双杏眼,看着那么撩人,每每躺在大车店的炕上,总是意淫这个女人,还常常去听她的墙根。只是女人唯独对愣子好,两人明大明地睡在一起,让二呆子内心发恨。
  女人终究抵不过男人,裤子被扯了下来,他的一只手已经触到了女人胸前,这叫二呆子一阵颤栗,不停地揉搓……但是,女人就是不从,这时,二呆子被一条扁担狠狠地打在了后背上,一声惨叫,这才松了手。
  屋子当中站着哑巴,呜哩哇啦叫着又想往上冲,老板娘怕出人命,急忙制止住了他,二呆子趁机逃了出去,身子却又被老板娘扔出来的皮鞋砸中了,他捡起皮鞋就跑开了。
  这一夜,老板娘没有睡着,坐在炕上不停地抹泪,心里想着愣子,嘴上骂着愣子,埋怨他为啥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自己。
  这边,二呆子找了没趣,拿着皮鞋就去了大白鹅家,此时已是半夜了,内心恼怒的他把女人的大门敲得山响,惊得全村子的狗都叫了起来。女人屋里亮起了灯光,二呆子就喊道:开门呀!我是呆子!
  二呆子不走,屋里的女人没辙了,就披着衣服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你这是干嘛,回吧!”
  “回?咋了?”
  “俺屋里有男人,你黑更半夜的耍疯来了?”大白鹅有点烦,她看不上他,不过,皮肉
  生意,给钱睡觉。
  他没有办法,虽然人家不是好女人,不接待他,他也没办法,就说给她买了双皮鞋,女人一听,语气缓了缓,说:“你先放这吧,明儿再来!”
  “我给钱!”
  “知道你给钱,可炕上没你的地界。”
  “叫他走,我就要睡你!”
  “呦!看你大腰儿的!你知道我被窝里的是谁?人家是保长,有枪!你走吧!”
  “谁呀?这么不开脸,白鹅!叫他滚!不走!老子崩了他。”屋里传出了恶狠狠地声音。
  “明儿白天我再来。”二呆子只得离开。
  第二天,天要擦黑儿了,愣子的马车驶进了大车店,在外面抱柴的哑巴先看到了,扔下柴火就去找老板娘,拽着她出来迎接,女人一见自个儿的心上人,立时就扑了过去,抱着男人不放手,眼泪叭嗒叭嗒往下掉,男人知道自己的女人一定受了气,就把女人一把推开,急急地问:“谁欺负你了?”
  这时的二呆子没有回到店里,还在大白鹅那里盘桓,问明情况的愣子,不吃不喝,坐在大车店门口的碌碡上,等着他,女人几次过来相劝,不管用。
  晚上,大白鹅还有其他的男人要伺候,人家不是他的专属品,二呆子只得回来,刚到门口,就感觉黑暗中有人向自己扑了过来,他本能地往后躲,健壮的愣子饿虎扑食一般,就把他提在了手上,就往院子里拖。这时的二呆子看清楚了,心里就发虚,他不是人家的对手,就结结巴巴地说:“老弟!我昨儿喝高了,求你了!”
  愣子不说话,把他往院子里一扔,拳打脚踢,打得二愣呆子跪在地上直磕头:“老弟!我一时糊涂,这么好的女人谁不想搂搂,老弟!求你了,……”
  愣子身体健壮,皮肤黢黑,目光忧郁、犀利,敢做敢为,老板娘就是喜欢他的这股子男人味。她男人没了后,挑逗她的男人不计其数,她都看不上,第一次见到愣子就被深深地吸引,晚上把他叫到自个儿屋里,炒了俩菜、一只烧鸡和一瓶烧酒,就陪着男人喝了起来,男人虽然愣,却不是不解风情。两人就做了夫妻,把那些拉脚的男人们羡慕的心酸,怀疑人生。
  自己的女人让人欺负,心高气傲的愣子哪里肯饶过二呆子,往日里,他也知道二呆子没少打她的主意,只是没敢过分。此时,他掏出一把刀子朝着二呆子的大腿扎了下去,老板娘奔了过来,一把拽住了他的手:“你想弄出人命呀?”
  刀子只扎破了二呆子皮肉,没多深。愣子不解气,非要把他的另一条腿也打残了。女人劝着,把他拽走了。
晚上,愣子和老板娘自然是睡在了一起。
  “愣子!你别拉脚了,咱俩成亲吧!”女人偎在他的怀里。
  男人点头答应了。
  “你做老板,人家就不用抛头露面了。”女人此时才感觉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你在外拉脚,风里雨里,叫人怪挂记得慌。”
  男人说,跑完了这趟就回来,不走了。
  女人就笑了。
  被打的二呆子内心充满了仇恨,却又来偷听,他要发疯,恨不得冲进去把两个男女宰了……这天,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连星星也不知躲到哪里贪睡去了,一个黑影子溜进了大车店,用刀子剥开了老板娘的门栓,门轴发出了轻微声响,老板娘醒了,惊恐地说:“谁?”
  黑影不言声,一个猛扑,手里的刀子抵在了女人的胸口:“敢喊叫弄死你!”
  “是你?”
  “是我!二呆子!今天就让你答应我!”
  “呸!”女人刚要大声呼喊,男人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然后朝着女人打了过去,女人柔弱,连害怕带惊吓,就失去了力气,男人开始捆绑女人,嘴里也塞上了破布;女人的短裤已经被男人扒了下来,二呆子也把自己的裤子退了下来,在夜色里看着女人的身体,先不行动,嘿嘿地笑着,眼睛里充满了邪恶,开始在女人的身上斗狠……女人的眼泪下来了,二呆子把女人用被子裹上,捆绑好,扛着就往外走。
  还没有出大院子,有一个人却冲了上来,他把女人放下,就和来人打斗了起来。来人是哑巴伙计,肚子不好,出来解手,不过,他手上没有家伙儿,没几下就被二呆子的刀子扎进胸口,倒了下去。
  二呆子扛着老板娘急急地溜出院子,外面有一辆马车,二呆子把女人往车上一扔,一声鞭响,马车就驶进了黑暗中。
  一个月后,愣子空车回来,准备和女人成亲,大车店已经上了锁,空无一人。愣子直奔村子里而去,在村头拽住一个老人就打听,人家告诉他,半月前,大车店发生了命案,哑巴被杀,老板娘下落不明,官府来人勘查过了,不知是谁所为。
  愣子当时就坐在了地上,像傻了一样。
  他知道一定是二呆子所为。
  夜色里,他点了一把火。火光冲天,大车店被烧得一干二净,愣子头也不回,直奔沂蒙山区,参加队伍去了。
  两年后,做了汉奸的二呆子在县城的一处宅子里被人掏了出去,从城墙上被弄到了大野地里,这里有好几个年轻的小伙子。
  “你还认识我吗?”一个男人厉声地问道。
  二呆子不敢面对眼前的人,不住地摇头。
  “告诉你!我是愣子!”
  “愣子?”他这才像吓醒了一样:“求你了老弟!我没做过坏事!”
  是吗?于公于私我能饶了你吗?你自己跳下去吧!”
  在二呆子不远处有一新挖出来的大坑,二呆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腿一软,就跪下了:“老、老弟!看在咱们一起讨活计的份上!……”
  这时,走过来一个带枪的小伙子,一脚就把二呆子踹进了土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