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招
2018-06-20 16:11:08   
作者:王效民    阅读数:

  山前村的张怀才家,这几年真是火了。家里买了辆大货车跑运输,日进斗金。老婆郝玉花养了三千只蛋鸡,鸡蛋贩子天天挤破门。七十多岁的老爷子张厚民也不闲着,常年跟着建筑公司在城里盖楼,一年也挣个三万五万的。十一岁的独生子张小明,读小学四年级,聪明伶俐,一个名牌大学的好苗子。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一天小明放学回家,由于小孩子天生好动,不小心摔下了七八米高的悬崖,当时昏迷不醒,头上也划出了道两公分多长的口子,鲜血直流。一家人将孩子送到县医院,经医护人员抢救,生命是没啥问题,但醒来后却变得痴痴呆呆的,话也懒得说,一句话,孩子摔傻了。在县医院治疗了几天后,张家夫妇又带着孩子到市医院、省医院、北京医院转了一圈,但效果都不佳。回家后。夫妻俩请神婆、请神汉、请江湖郎中,用尽了偏方、土方、仙方,西药中药弄了一大堆,但小明的病就是不见好。张怀才的运输也不跑了,整天四处打听治病的方子。妻子郝玉花整天在家烧香拜佛求异人,再也无心管理鸡肠,鸡蛋产量直线下降。张家在村里的老少爷们面前,再也张扬不起来。
 
  一天,街上来了一个算命先生,七十多岁的年纪,身穿
 
  灰色长袍,胸前飘着一缕银髯,周身透着一股仙气。张怀才闲得无聊,凑上前去看热闹。算命先生给几个人算过后,抬头看了看张怀才,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位先生最近家里出了点事。”
 
  张怀才一惊,反问道:“你咋知道?”
 
  算命先生眯缝着眼,慢条斯理地说:“你身上有股煞气,家里定有不祥之事。”
 
  张怀才一听,“扑通”跪倒,急切切地说:“求先生给化解”
 
  “化解可以,但要收费。”
 
  “钱没问题,请先生家里一坐。”张怀才边说边帮着收摊。
 
  算命先生来到张家,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正趴在床上,傻傻地摆弄玩具的张小明身上。叹了口气,说:“可惜了,可惜了,好好一棵大学苗子,可惜心没了。要是能换上一颗心,将来定是国家栋梁之才。”
 
  “换心?”张怀才直愣愣地瞅着老先生,“换上我的咋样!”
 
  算命先生站起来,围着他转了一圈,说:“你的心不全,缺少一样东西。”
 
  “缺啥东西?”张怀才云里雾里,眼睛直勾勾地问。
 
  “缺少孝,”算命先生冷冷地说:“缺少孝心。”
 
  张怀才忽然想起自己的老父亲。七十多岁了,还天天操劳在建筑工地上。一股深深的愧疚之情涌上心头,他拉着妻子“扑通”一声,跪在算命先生跟前,痛心疾首地发誓:今后定要多行善事,多尽孝心,将在外操劳的老父亲接回家颐养天年。
 
  算命先生点点头说:“只要你们今后多尽孝心,我先给孩子植上心枒,他的心慢慢就会长好的。”说完走到小明床前,摸了摸他的头,从灰袍里摸出一粒地黑乎乎的药丸,塞进小明的嘴里咽下,又轻轻拍了拍小明的后背。过了一会儿,小明忽然从床上爬起来,清清淅淅喊了声“爹娘”。
 
  算命先生又嘱咐了一番,收了二百元现金后,飘然离去。
 
  第二天,张怀才从建筑工地接回了老父亲,并静心侍候,让老人安度晚年。儿子张小明也活蹦乱跳的上学去了,
 
  一天下午放学后,小明跑到正在葡萄架下喝茶的张厚民面前,得意而悄声说:“爷爷,我这一招咋样?”
 
  张厚民摸着孙子的头,爱怜地说:“招是好招,只是爷爷心疼你头上的疤。”
 
  “只要俺爹俺娘待你好,俺头上再添几块疤也值。”说完祖孙俩会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