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英雄
2018-06-21 09:09:09   
作者:刘邦琨    阅读数:

  今天,人事局长局长阿乌领着一个美女走进了人事科,说:“阿黄科长,这个美女就交给你们了,从今天起在你们科室上班!这是我们局里今年唯一进入的一个员工,她叫阿倩。”
 
  科长阿黄一眼看见被局长领进来的这个美女,赶忙起身说:“欢迎,欢迎!”又立马把新的座位给抹了抹,说:“好啊,好啊。我们科室缺人手,早就盼望着局座给增加人手了!”
 
  “是的,早就在考虑给你们增加人手的事情了,你看今天不就给你们送来了新职员吗?”阿乌局长说着,笑盈盈的,“好好带带这个阿倩,她是我妹想了很多办法才弄进来的新鲜血液。”
 
  对于新进人员,就可以帮着做事情了,科室的所有人都感到这下可以轻松一点了,不约而同地哈哈哈大笑起来,连忙答道:“是的,是的,还是局长想得周到。”
 
  局长转身告诉阿倩:“阿倩,好好工作,多多向阿黄科长和科室的同志学习、请教!”
 
  阿倩害羞似的看着局长和阿黄科长,点点头,脸一下红了,答道:“好的,谢谢乌局长。”
 
  乌局长走出了人事科,阿黄科长看着这位新来的美女员工,笑得脸上堆起了跳跳皱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惊喜地夸赞道:“真是天仙降临到我们人事科了!美女,绝世美女,为我们科室增添血液,更是我们科室的无尚光彩,从此我们人事科蓬荜生辉,光彩照人啊!”说着,科长哈哈哈大笑着,伸出手去握住阿倩的手。
 
  阿倩微笑着,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显得更加的妩媚动人,她答道:“今后就请黄科长多多指教,我今天是第一天上班的小学生,什么都不懂,诚望科长多多指教。”
 
  阿黄科长看着阿倩恨不得立即与美女阿倩来一个拥抱,但是旁边还有一个科员阿雄,他只得停止了伸出攀着阿倩肩膀和另一只搂着腰的手。
 
  科员阿雄见此情景,也赶忙上来与阿倩握手,笑盈盈地夸赞道:“美女,美女,的确为我们科室增辉啊!欢迎呀欢迎!”
 
  阿倩的到来为科室增添的无限的欢乐,科室里不是愉快的笑声,就是欢乐的歌声,虽然阿倩工作做不了多少,但是一笑一个哈哈哈,欢声笑声甜甜的,美美的,说得大家心里美滋滋的,是啊,阿倩是个欢乐种子,是个钾钠分子,十分的活跃,每天都会把科室的氛围弄得轻松愉快,有阿倩在科里,把大家欢欣无比,心情放松,愉快地工作着,都对阿倩充满欢喜和喜爱。
 
  在快乐的氛围中,人事科所有人员干着自己的工作,根本就不感到辛苦和劳累,人们在欢乐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有意思的是参加工作刚刚一年的快乐妹子阿倩就被提升为副科长,而今已经三十岁了,且参加工作六七年的阿雄是什么职务也没有。
 
  阿雄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你个小女娃子,做出过什么事情来?整天就只知道想说笑话说隐晦的下流语言,把大家的心弄得痒痒的,仿佛就像发廊酒吧里的三陪妹子,嘿,怪事情,这个阿倩居然爬到我的头上去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带着满脸的怒气看着刚刚被提拔起来的阿倩,恨不得狠狠地揍她一顿,但是工作纪律要求他不能这么做,阿强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还没有下班就冲气离开了科里,出门走了。
 
  回到家里的阿雄什么事情都不想做,电视也懒得看,抓起酒瓶就大口大口地喝闷酒。
 
  妻子下班回来了,见丈夫阿雄闷闷不乐,什么东西也不想吃,动不动就发火。她想,丈夫一定是在单位上遇到了什么事情,作为妻子有责任帮助丈夫分忧解难,她坐在阿雄身边一边安慰丈夫一边询问情况,醉醺醺的阿雄结结巴巴地把心中的委屈向妻子诉说着,还呜呜地哭了。妻子得知丈夫当副科长落选的情况后,拍着半醉半醒的丈夫的肩膀,笑着说:“好办。不用着急!”
 
  她在丈夫耳边如此耳语一阵,怒气冲天的阿雄居然破天荒地笑了,好像他阿雄已经是个科长了。
 
  第二天,阿雄喜笑颜开地来到单位,热情地给阿倩接来刚刚烧好的矿泉水泡好茶递上,点头哈腰地:“倩科,请喝茶!”
 
  阿倩也笑盈盈地接过热气腾腾的茶水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夸赞:“雄哥,今天来得这么早啊!地都托得干干净净的,桌子也抹得干干净净的。”
 
  阿雄笑眯眯回答道:“是啊,我们把环境卫生做好,科室整洁、干净,我们在这样的房间里工作,心里面也要愉快一些啊!倩科,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吩咐!”
 
  阿倩见比自己年龄还大的雄哥都如此尊敬自己,高兴地说:“好啊,本来我们科就只有我们三个人,自从阿黄科长升任副局长后,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如今局里面把我提起来坐在这个位置上,我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雄哥,你是科室的中坚力量,工作能力强,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还要为我们科室多做事情哟!”
 
  “是,那是。”
 
  “这样吧!你去矿泉水供应室扛一桶矿泉水上来,你看,我们的矿泉水已经四五天没有换了。”
 
  “好的!”
 
  不到一刻钟,阿雄就扛上来了一桶十公斤重的矿泉水,立即安装在热水器上。对此,阿倩甚是满意,对阿雄也是总是雄哥雄哥的叫得阿雄心理十分舒服。
 
  每天,阿雄都鞍前马后地围着阿倩跑来跑去,阿倩十分高兴,阿雄没有想到的是还不到两个月,阿倩居然升到了科长的位置上去了,阿雄依然连个副科长的职务也没有。
 
  阿雄回到家里,怒气未消地问妻子:“阿倩升任科长了,我还是白得,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妻子见丈夫生气的样子,赶忙解释:“好事不在慌上面。事情总得慢慢来。我说过这个人事科长的职位迟早是你阿雄的!”
 
  “还在骗我,人家越爬越高,我天天在单位受人家的气。我不想上这个鬼班了!都三十岁了我连一个官的影子的边都沾不到,还有啥子意思!”
 
  妻子依然笑盈盈地告诉他:“不用着急!好戏还在后头呢!只要你照我说的去做,我说过科长的位子早晚会是你阿雄的!”
 
  阿雄还是想不通,答道:“自己该做的都做了,两个月过去了,还是不见效果啊!”
 
  “不急不急,大丈夫要沉得住气,好戏在后面呢!继续按照我的计策行事。”
 
  第二天,阿雄还是早早地来到办公室,照样提前把办公室拖得干干净净的,阿倩来了,照样接好矿泉水泡茶送到阿倩手中。更为奇怪的是,阿倩连声谢谢都不说,趾高气扬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把阿雄当一回事。阿雄感到意外,正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知怎么一回事,脚下一滑,人自个差点溜倒,手中的矿泉水茶杯差点摔落地上,幸好阿雄抓得紧,但是杯中的茶水荡了几滴出来,阿倩见之大发脾气,骂得阿雄狗血临头,脸面无光,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转入洞里躲起来。可是,地板没有缝隙,阿雄只有挨骂了,但他心里愤愤不平地想:你歪,看你歪得了多久,哼,早晚你会栽在我的手里。看你猖狂得有几天!
 
  阿雄好不容易站稳后抬起头来仔细看看,阿倩一脸怒气,骂人还是喋喋不休,倩科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简直是比局长还霸道,弄得阿雄十分难堪,更可气的是近几日外届已经传说阿倩快要升任副局长了。
 
  下班回到家的阿雄又是闷闷不乐地喝酒,什么都不说,也不做饭。这次又是妻子前来安慰丈夫询问情况,阿雄生气地:“你说科长的位置是我的,现在那个小妖精都要提升为副局长了!我还是没有提升的希望,科里又来了一个更小的小妖精,这样下去,我还当个铲铲的科长啊!”
 
  妻子依然笑眯眯的说:“凡是不要着急嘛,得慢慢来!科长的位置早晚是你的!”
 
  阿雄一听火了,挥手就给妻子一耳光,他吼道:“你的秘方是不是遇到假货了!怎么不起作用!”
 
  妻子早有准备,一把挡住了丈夫的手,生气地说:“只要你照我说的去做,两个月就会见效的!”
 
  “嗨,你这个假话大王,还在说假话。我都照你说的去做都两个两个月了,那个小妖精是越来越猖狂啊!”
 
  “是吗?!”对此妻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说:“我得去查查原因。”
 
  次日,妻子怒气冲冲地赶到卖药的铺子,指着老板的鼻子大骂:“你卖假药,老子买了你几千多块钱的药就是不见效果!你卖假货坑害消费者!良心哪里去了!哼,狗老板,害人不浅!退钱来,退钱来!”
 
  药店老板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的东西绝对是正品,绝不会是假货,不见效果,你拿回来,我叫你把它吃了,看它对你有没有效果!”
 
  “你说两个月见效,可是两个两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效果,你,你说这不是你卖假药肯害消费者,你这是做什么?老娘今天要损的堂子,砸你的柜台!”
 
  “慢慢慢,优化好商量。我卖给你的产品,你说是假货,你不相信是正品,我把药厂负责人和送货人的联系方式给你,你与他们联系!我们是有正规手续的哈!每个环节都是正规渠道,绝对没有假货!”
 
  妻子哪里听得进药店老板的解释,上前抓住老板就打,大骂:“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居然敢欺骗我们消费者,我要举报你卖假货!”在打了几拳之后,掏出手机就给工商局拨打电话述说药店卖假药的罪行,请求工商局执法队过来解决,并且依然喋喋不休骂着药店老板,骂着骂着抓起身边的板凳砸向药店的柜台,几个员工见状,立即拨打了110报警。
 
  很快,药店被这场吵闹打骂声引得过路的人围过来看热闹,那围观的人是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功夫,围观的人几乎把整条街都堵住了。
 
  工商局人员及时赶来了,一边劝解一边了解情况,但是阿雄的妻子得理不饶人,依然抓住药店老板的衣服挥手打骂,直打得老板皮青脸肿流鼻血,幸好110巡警及时赶到,见此情景大吼一声:“住手!有什么事情先到我们公安局去笔录,解决问题!”
 
  阿雄的妻子被警察一把抓住手拽住了,她依然哭哭啼啼地打闹着述说着老板卖假药坑害消费者,坑害自己!这个损失必须赔上!
 
  就在警察询问缘由准备带走时,妻子的电话嘀嘀嘀地响了,警察松开了手,她掏出电话一见是丈夫阿雄打来的,赶忙接听,只听见电话里传来欣喜而激动的声音说:“奇迹出现了!”
 
  妻子的脸上一下子转怒为喜,赶紧喜笑颜开地对警察说:“对不起,对不起。这是个误会,误会!”话还没有说完,赶忙揣好电话,连奔带跑地走了。
 
  药店老板看到眼前这个女人的举动,生气地甩出一句:“神经病!”
 
  就是工商局人员和警察见之也是感到十分茫然,他们相互看看对方,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还没有见过这样报警的人啊!”
 
  围观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说:“原来是个神经病人嗦!看了这么久,我们都被一个神经病人耍了!哼,真是地地道道的神经病!”围观者和警察、工商局人员纷纷离去。
 
  妻子急急忙忙跑回家里,丈夫已经跑回家里等待着了,阿雄说:“今天早上,我看见阿倩那个小妖精满脸胡子,样子十分难看,说话的声音也粗声出气的,像个男人样子,皮肤也变粗了黑了!完全不像以前那样的妖里妖气的绝世美女了!”
 
  妻子惊讶之后又兴奋地问:“是不是啊?真的嗦!那个东西还有效呢!”
 
  激动不已的阿雄地说道:“是啊,局里所有的人见了她,都像见了魔鬼一样的躲着那个小妖精,就连新来的那个更小的小妖精脸上也出现了胡须,声音也变成了男声,粗里粗气的了。”
 
  妻子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双手合十,连声说道:“感谢上天,感谢上天帮助。好,好!阿雄哥,听我的绝对不会错!”说完,抱住丈夫一阵狂吻后,说:“我也可以当科长夫人了!”
 
  果然不出所料,没有几天,局里面开大会宣布:人事局人事科长职务由阿雄接任。阿倩因形象欠佳被调到伙食团做饭。
 
  阿雄当上了科长那高兴劲就不摆了,走路都特别有精神,心理暗暗夸赞妻子精明能干,帮自己想出了奇妙绝招,让自己顺利地当上了科长,从此风光无限,没有谁敢欺负自己了。
 
  阿雄当上了科长,来找阿雄办事的人像流水一样多,阿雄及其妻子忙都要忙得头昏脑胀了,逼得阿雄和妻子见到来人就推说:“哎,我们忙得很,没有时间接待你,有事去找局长,你们的事情只有局里面才能解决,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长,给局长打工的。”
 
  来人也很聪明,见阿雄难以接近就去阿雄的妻子打麻将。每天,妻子背着大包大包装得满满的什么东西回到家里,满心欢喜地数着袋中的人民币,她拿着大把大把的票子,感叹道:“还是手里有了权好啊,要吃好的有人请,需要什么东西有人送;就是不想要钱也不行啊,有人想方设法送过来弄得自己好意难却,不接受得罪人啊!“妻子口里这么抱怨着,心里却是十分的高兴,甚至高兴来睡着都会笑醒。阿雄不久家里就缸满钵满,妻子耍了个心眼,赶紧拿着几千万元钱瞒着阿雄去海南购买了一套别墅,等着度工休假或者冬天也好去南方居住,因为那里空气好,没有污染,还是国际旅游城市,适合康养生息。有钱的人到海南买房是最佳的选择。
 
  就在这年春节,阿雄和妻子欢欢喜喜地在海南休假的时候,警察突然出现在阿雄夫妇面前,不用说这次警察给阿雄和妻子都戴上了手铐,被押着回到家乡,让其住在看守所里面享受一下犯罪分子的待遇。
 
  阿雄夫妇被公安机关抓了,这个消息像长上了翅膀,很快传回了局里面,全局上下惊讶不已,虽议论纷纷,却猜不透其中的奥秘。当然阿雄的人事科长是当不成了,而人事科长是由别的科室调了一个副科长来接任。
 
  看守所里,这天阿雄和妻子见面了,阿雄愤怒地看着妻子:“哼,都怪你,这么狠毒的主意都想得出来!这下搞安逸了哇!我们的前程彻底被你这个歹毒女人毁了!”
 
  妻子头也不回,对着阿雄愤怒地吐口唾沫,恶狠狠地哼了一声,走了。
 
  不久,不知从哪里传出一条小道消息说是阿雄在矿泉水里放了雄性激素造成绝世美女阿倩变成了不男不女的妖怪,不知道这条消息是否属实。只有在看守所里的阿雄和妻子得知这个消息,面无表情,脸黑得像锅底。
 
  就在阿雄被关期间,原来那个被提拔为副局长的人事科长双规了,局长也在不久走进了看守所。阿雄看见,局长和副局长都是低着头,青灰色的脸上是难过的神情,他们浮肿的眼泡子,好像好久没有睡好觉一般,眼神再也找不到当初在局长副局长位置上的威严与神奇了,他们手上都是戴着手铐。
 
  这天,走进看守所的这几个人员被统一叫到一个会场上接受法制教育,阿雄和妻子排着队走进场子,阿乌局长、阿黄副局长也走进场子,那个阿倩也来了,他们三方相见,相互对视着对方,先是满脸怒气,接着就都不约而同地哈哈哈大笑起来。
 
  这大笑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只有他们三方各自心里清楚。
 
  一个月后,阿雄的儿子和岳父岳母来到看守所探监,他和妻子被狱警带到了会客室见面,一见到岳父岳母,阿雄夫妇俩就跪在老人面说:“爸爸妈妈,我们犯下了滔天罪行……”话还没有说完,夫妇俩已经泣不成声了。
 
  儿子阿勇跑上来抱着妈妈的手,哭着呼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这个场景连门外的狱警也被震撼得抹眼泪。
 
  阿雄的父亲抹去一把泪水,说:“阿雄啊,岳父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的!”
 
  “什么好消息?快说!是不是你已经找到关系,有人帮忙要把我们夫妇俩弄出去啊!”
 
  岳父不慌不忙地说:“不是,不是。”
 
  阿雄和妻子兴奋点再次降到了最低点,心灰意冷地说道:“我还一位啥子事情呢?原来什么都不是。哼,老人家也会骗人啊!”
 
  岳父赶紧解释说:“是,是,哎,你们单位那个阿倩也进了看守所了,局长副局长都进了看守所!”
 
  “我们都看见了,你就说这个事情嗦,等于没有说。我还以为是啥子还消息呢!”
 
  “但是呢,事情又有些让人触摸不透,对于阿倩,外面是褒贬不一啊。”岳父说得有些神秘。
 
  “到底怎么了?快说,快说!”阿雄等不及了,忙问。
 
  “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说阿倩是高级特工,打入政府要害部门,凭着一身绝技,将腐败分子的罪证全部掌握,并在网上发布了人事局长副局长与阿倩自己的不光彩视屏。”
 
  阿雄和妻子感到十分吃惊,赶快抹去泪水,问:“喔——有这等事!快说,还有些什么细节!”
 
  岳父岳母看着孩子,有些为难地说:“这个,这个,哎,不好说啊。”
 
  “不用害怕,孩子还小,他听不懂我们说的话!有什么就直说了吧!”
 
  突然,岳父大声地说道:“外面已经传得很神了,说没有阿倩的献身精神,就抓不出政府机关里的腐败分子,据说上面要给阿倩记功,表彰阿倩的是反腐英雄。她很快就会出狱了。”
 
  妻子一听这话不得了了,她愤怒地拉着父亲的手,苦苦哀求道:“哼,反腐英雄!小妖精阿倩是迷惑局长们的骚货,是色骗别人的白骨精,她比毒蛇还要毒啊!我们,我们才是反腐英雄,我们才是。没有我们的计策,腐败分子就不会被曝光的,我们才是!”
 
  妻子的一句话把阿雄点醒了,他拉住岳父的手说:“爸爸,爸爸,赶快回去写申请材料,我们,我们才是反腐英雄!把我们反腐的材料送到纪委去,送到政法委哪里去,我们要政府给我们评反腐英雄,评上反腐英雄,我们就可以官复原职了,快去,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