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沂蒙,情义沂蒙
2018-04-23 13:57:45   
作者:李恩维    阅读数:

  汽车奔驰在蜿蜒曲折的山涧公路。我一刻不停地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搜索着路途中所有的影子:高耸的山峰,清澈的山溪,盛开的山花,茂密的山林……牵扯着我的思绪,美化着我的想象。视觉上的无所羁绊渐渐地净化为心灵上的开阔和舒展,凡尘滚滚的生活琐事统统忘却脑后,顿感休憩平和,神清气爽,胸襟豁然...... 
  初夏的山野铺青叠翠:山之巍巍,水之潺潺,树之青青,云之飘飘。好一派生机盎然的自然原野的壮丽景观。这里,处处山光水影,这里,处处泉林野趣。间或,清溪之畔,绿荫之下,三三五五的青年男女围坐在芳草萋萋的草坪野餐。那种休闲,那种惬意,多么令人向往啊。是啊!欣逢盛世的年轻人在假期之际,摆脱碌碌案牍,远离城市喧嚣,到这山清水秀的山区休闲度假自然是不错的选择。可我不知这些年轻人是否懂得今日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可否知道这里曾经是革命前辈浴血奋战的疆场。    
  这里是沂蒙山区的费县境内。1941年11月的大青山突围战就发生在这里。这是沂蒙抗日根据地军民反击5.3万日军"铁壁合围"大"扫荡"中的一次著名的战斗,也是抗日战争时期津浦铁路以东山东敌后战场我方损失最大的一次突围战。我方近6000人的庞大队伍,仅靠600人的低劣武装,抗击5000多装备精良的日军。以牺牲300多人,伤500余人的代价,粉碎了侵略者的重兵“清剿”,成功地保卫了山东党政军机关…….
  战争年代,沂蒙这片红色革命根据地上, 数十万军民浴血奋战抗击日寇侵略,他们在为争取民族解放和人民自由的斗争中结下了深厚情谊。“最后一口粮,做军粮;最后一块布,做军鞋,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这是沂蒙山区人民拥军支前的真实写照。  陈毅元帅曾深情地慨叹:“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山人,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
  沂蒙是一片具有辉煌历史被鲜血浸染的大地,更是一片秉厚朴、性耿直、尚名节、重情义、知报恩的精神沃土。 解放战争时期,尤其是1947年5月在沂蒙山区进行的那场震惊中外、场面相当惨烈的战争----“孟良崮战役”,陈毅元帅、粟裕大将运筹帷幄,沉着应战,我军集结了五倍于敌军的兵力,将国民党的王牌军第74师团团围困在孟良崮,经过激战,全歼敌军3.2万。 此次胜利,粉碎了蒋介石“东压西挤”的阴谋,奏响了我军全面大反攻的序曲。孟良崮崮顶矗立着由三块状如刺刀的灰色花岗石筑成的孟良崮战役纪念碑(“三把刺刀”代表主力军、地方武装、民兵)标志仿佛在告诉我们在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的如火岁月。
   “孟良崮战役”中有这样一处感人的场面:战役打响后,有一支部队需要迅速渡过汶河,齐腰深的河水挡住了增援部队的去路。寒冬腊月,河水冰冷刺骨。没有桥梁,当地村庄上的30多名妇女二话没说,拆下自家的门板,齐齐跳进湍急的水中,硬是用柔弱的双肩架起了一座人桥。当主力部队通过后,干部战士看着累倒在沙滩上的妇女都流下了眼泪,而更令战士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妇女中有的已经怀有身孕。
  在战场上,我们的战士不顾个人生死,英勇地与敌人进行搏斗,消灭敌人无数。 在后方,根据地的男子拿枪上战场,妇女在家支前忙,在“一切为了前线”的口号下,妇女老幼日夜舂米磨面、烙煎饼、做军鞋,担架队员在前方抢救伤员、运送弹药、押解俘虏。前线缺少粮食,沂蒙乡亲自己勒紧裤腰带;缺少柴草,就拆掉自己的草房;缺少马草,就割了刚扬花的小麦.....明德英,沂南县马牧池村一个目不识丁的聋哑人,与丈夫庄新民替人看守坟场,遇到日本鬼子追赶的一个身受重伤的八路军小战士,她毫不犹豫地将小战士藏了起来,面对鬼子的刀枪她没有屈服,鬼子走后她用自己的乳汁救活了生命垂危的战士,表现出深沉而强烈的母亲般的爱。王换于的三位亲人在战斗中牺牲了,她顾不得悲痛,带着两个儿媳妇没日没夜地为子弟兵摊煎饼、做军鞋、救伤员。与她情同母女的八路军女干部陈若克及其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被日寇杀害以后,王换于与两个儿媳冒着生命危险收敛了烈士遗骸秘密葬在自家菜园里.....还有有精心哺育八路军团长刚仨月的女儿,而自己的孩子却因断奶过早而夭折的张志桂;有为了让部队顺利通行,带领32名妇女用7块门板在汶河上架起人桥的李桂芳:有在国民党反动派面前宁死不屈的刘胡兰式英雄吕宝兰;还有全国女民兵战斗英雄侍振玉,着名支前模范“沂蒙六姐妹”等等,这是沂蒙山区一个伟大的母性群体,她们送子参军、送夫支前,缝军衣、做军鞋、无数个不眠之夜,争分夺秒地烙煎饼,带着沂蒙人民的深情厚谊到达前线战士的手中;抬担架、推小车,舍生忘死救伤员,不遗余力抚养革命后代,谱写了一曲曲血乳交融的军民鱼水情。
  在沂蒙战争年代,罗荣桓、徐向前等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帅,叱诧风云的将军,跟大字不识的沂蒙红嫂们拉家常、干农活、挑水、扫院子,噼柴、铡牲口草等。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都有严格的群众纪律,借群众的锅做饭、借碗、借盆,用完洗净送还,若打坏了照价赔偿。 1946年12月,新四军军部设于临沂河东区九曲镇前河湾村,这是新四军军部最后一个驻地,新四军来到村里,一见面就喊老大爷、老大娘,很亲切。新四军从不白用人,百姓给他们干一天活给10斤小米,都是当天干当天结清。新四军野战医院有手术室、病房等,医护人员经常为老百姓看病,有时还为老百姓动手术,一概不收费,周围十里八乡都来治疗……
  这就是军民关系,鱼水之情!这种情感的深度和浓度,浓郁得令我们的心灵为之震颤。在那个年代,正是人民军队广泛的群众基础才给予了战士们奋勇杀敌的勇气和力量。人民和军队同心同德,众志成城,才迎来了新中国的曙光,中国革命的胜利。
  站在大青山的脚下,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绿树荫荫。清风低语,仿佛在诉说着战争年代发生在沂蒙这片土地上的一场场苦战,一幕幕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
  当我们走进沂蒙这片红色土地的时候,心里充满了神秘和向往,而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内心又满满地充盈着温暖的力量。八百里沂蒙,漫漫人生路。红色的历史给予我们向上的启迪,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浴血奋战,而有时敌人恰恰是我们自己。相信吧,经过坚持不懈的顽强战斗,人生最终也能迎来一个全新的胜利。善良质朴的沂蒙百姓爱党、爱军队,大仁、大义、大爱,名芳春秋,沂蒙人民与军队在艰苦岁月中结下的深情厚意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