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伕子
2018-04-23 14:00:34   
作者:李亮亭    阅读数:

  捧一捧沂蒙山的土顿感沉甸,掬一捧沂河水倍觉缠绵。这是一片令人荡气回肠的土地。她的大爱,让人沉思。共和国不会忘记!
  提起出伕子,老一辈的沂蒙山人该有着多少深刻的记忆啊!
  可以说:“出伕子”这一饱含激情的词语是伴随着共和国诞生的隆隆炮声而诞生,是沂蒙山人对共产党特有的无私奉献,是淳朴善良的沂蒙山人与时俱进独创的一个词语,新编的现代汉语词典早应该收入这一词条。
  现代汉语词典只是解释了一个仅有的不常用的“伕”字,意思是:同“夫”,旧时称服劳役的人,特指被统治阶级强迫去做苦工的人。而沂蒙山的“出伕子”不能归为被迫的服劳役的人,应该是为推翻压在自己头上的反动统治而积极参与的主动行为。
  看过反映大军南下《车轮滚滚》电影的人,肯定知道电影里那些或赤脚或穿着草鞋、布鞋,硝烟下推着木轮车、抬着担架跟在队伍后面或者在战场上抢救伤员的纯朴憨厚的乡亲,那大多就是出伕子的沂蒙山人。
  如今,尽管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处处洋溢着平和的气息,但是当你来到沂蒙山区,尤其是素称“小延安”的莒南县,无论在乡村还是城镇,在满是白胡子的老人口里,你会常常听到“出伕子”这三个字,对这一既熟悉又陌生的三个字,他们既自豪又欣慰,又无不陷入深深的回忆,似乎有着绵长的眷恋。
  1940年莒南县全境解放。1941年3月,中共山东分局、省战工会等领导机关和八路军第115师司令部由鲁中转移到莒南县的大店,这一移驻长达近五年。这群热血沸腾的中华优秀儿女,在这里揭开了解救中国的序幕。1945年8月13日,抗战胜利前夕,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省政府在莒南县的大店成立。从此农民政治上翻了身,经济上翻了身,文化上也翻了身。莒南县被称作“小延安”。
  在莒南县筵宾镇沙汪头村我采访了一名叫李振江的老人,他今年92岁,高高的个子,憨厚的脸堂。当年村里的男人参军的参军,打游击的打游击,支前的支前,剩下的大多是老弱病残和妇女儿童。他不顾生病的母亲需要人照顾,不顾家中几十亩地无人耕种,成为村里的第八批伕子,参加了解放上海、渡江战役的弹药运送、伤员抢救。也就是村里老人们常常乐道的先后出过八批伕子的村人在前线见了面,号称“八批伕子见了面”,队伍打到哪里,他们就支援到哪里,前运粮弹,后运伤员,看押俘虏。可见他们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心情是多么的豪迈,胸怀是多么的宽广,真可谓浩浩荡荡,跟着共产党打天下铁了心。
  土改中,李振江老人由于家境较为殷实,被划上了“富农”出身。就是这一出身,文革中他多次受到批斗,检讨自己的所谓剥削行为,子女参军无望,上学无门。尽管如此,受过委屈,老人对共产党依然是一往情深,提起当年出伕子,他依然热情贲涨。
  最近,我有幸采访参加了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活动的支前模范时汉文老人。
  老人是莒南县相沟镇曾家官庄人,今年94岁,耳不聋眼不花,精神矍铄。提起当年打鬼子、出伕子,他的话语特别来劲。
  从他的话语中得知,他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刚懂事就给地主放牛。1939年,家乡来了八路军,他积极参加儿童团。当年担任了儿童团长,1941年加入青抗先,1942年担任了民兵连长。 他经常造地雷、埋地雷、炸碉堡,与鬼子周旋打游击。他冒着生命危险为部队送弹药、军粮、救伤员,荣立过一次二等功。
  1947年5月,孟良崮战役打响后,他披着蓑衣,扛着担架上了前线。在牛鼻子山,他冒着敌人的炮火,把受伤的解放军战士从战场上抢救下来。他赶忙将伤员扶上担架,迅速撤离战场。由于伤员伤势严重,加上饥饿,生命奄奄一息。这时,他和村里的另一个伕子抬着伤员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他从怀里摸出了从亲戚家借来的舍不得花的两块银元,买来熟猪肉和其它食品,亲自喂养伤员。精心的治疗和护理使伤员很快痊愈,重返前线。
  他历经了土改、复查、解放战争,一生铁心跟党走。建国后,他积极参加互助组、低级社、高级社,还担任了生产队长。在他的教育影响下子女有的担任了县级干部,有的干物流资产过两个亿,有的建起大型规范化养殖场,生活的都非常美满。一个曾经在北京某部担任了连级干部的儿子,上个世纪70年代因公牺牲。
  是的,富有奉献精神的沂蒙山人,骨子里富含先进的基因。看吧,仅有400万人口的沂蒙山区,就有20万人参军入伍,100余万人出伕子支前,10多万先烈血洒疆场。三年解放战争,仅莒南县出伕子30余万人次。这是一个怎样的数字,在这些数字里,你数不清有多少父子、有多少兄弟、有多少姐妹一同出伕子参战支前;你猜不透有多少夫妻离别、母子永诀、兄弟分离的悲欢,即便在和平的今天,当年出伕子的有的音讯全无,尸骨不见,更没有享受到烈士待遇……
  在这场伟大的历史变革中,涌现出无数荣立一、二、三、四等功,乃至特等功的伕子;涌现出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模人物和先进集体。仅莒南县就获得纵队以上机关授予的“钢铁担运队”、“全钢担运队”、“钢铁担架团”、“跋沪六省支前模范营”等多种荣誉称号,这是对沂蒙山出伕子的最高褒奖。难怪开国元帅陈毅动情地说:“中国革命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出伕子是沂蒙山区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独特的民族文化,深深地根植于沂蒙山区这片富含红色文化基因的土地上,自然地鲜活着,亮丽着。尽管建国后,沂蒙山区各级领导组织了一批又一批,一次又一次农民集体整山治水的会战活动,有的叫做“出伕子”,但它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出伕子”。
  如今,战争的硝烟已散去六十多年,沂蒙老区的父老乡亲们对出伕子的称呼始终没有变,它依然是激励新一代沂蒙山人“爱党爱军、开拓奋进、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不竭源泉和奋发担当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