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作证,壮哉大青山
2018-04-23 14:13:21   
作者:李芳芳    阅读数:

  亲爱的读者,一提到大青山,这座坐落在山东沂蒙山腹地的英雄山,在74年前的11月底发生了一场血与火、灵与肉的激烈搏斗。在这场冲锋与反冲锋、包围与反包围的惨烈绞杀中,我英勇的抗日军民经受住了数倍于自己的精锐日寇的围追堵截,以1000余人的牺牲,换取了9000多人的胜利突围,它以严酷的现实和悲壮的历程向世人昭示:大青山胜利突围,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举,是与日月同辉、可歌可泣的战争史诗。  
  说起战争、提及突围,人们不免想起1942年5月八路军总部在山西辽县十字岭大突围的情形。我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为指挥部队,掩护战友,壮烈牺牲在十字岭上,成为抗日战争时期我军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领,但你可知道?大青山突围牺牲的包括山东战工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陈明等在内的师、军级高级将领就达七、八位之多。难怪史学界有人感叹道:“大青山突围所付出的代价,使中国解放拖延了近一年”。
  谈及国际友人支援中国抗战,一定会有人想起加拿大医生白求恩,殊不知,白求恩作为国际主义战士,他工作主要在敌后,更何况他的死是由消毒不严、手术感染而造成的。而在大青山突围中,一位生于波兰、定居德国的新闻记者汉斯.希伯,他是身着八路军服装、手握钢枪刺刀,与日寇面对面拼杀中英勇牺牲的;或许当时他身穿西装、或许他原地不动,他都可能免于一死,但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英勇与日寇浴血搏斗,最后身中十余弹,壮烈牺牲。1944年7月,山东军民为汉斯.希伯修建纪念碑,山东军区司令部、政治部为其题词:“为国际主义奔走欧亚,为抗击日寇血染沂蒙”。
  在说起战场(刑场)上夫妻双双慷慨赴死、英勇就义的壮举,人们也许不会忘记“刑场上的婚礼”中周文雍、陈铁军以及他们的“让敌人的枪炮做我们婚礼的鞭炮声吧!”的豪言壮语。但你可曾知道?大青山突围中,时任山东战工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的陈明与妻子时任姊妹剧团团长的辛锐,就是为了掩护战友尽快突围、宁死不做敌人俘虏,双双用尽一枪一弹自杀殉国。同样夫妻双双死伤的还有山东分局组织部长李林与姊妹剧团指导员甄磊等数对夫妻。要知道,这些夫妻中,有许多孩子还寄养在沂蒙山区的老百姓家里,还有许多年迈的父母沉浸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愤之中……..
  再提起战争,或许有人会想,一场战役由谁谋略,由谁指挥,由谁实施,最后如何赢得战争,到达胜利的彼岸。在大青山突围中,面对万多居民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时任抗大一分校校长的周纯全,义无反顾的担当起指挥突围的重任。为此,他没有顾忌级别高低、出身显微,而是顾全大局,率先垂范,勇敢的担当起中共山东分局、山东战工会、八路军一一五师、山东纵队、《大众日报》社等各路大军突围的指挥任务。周纯全沉着冷静、运筹帷幄,最后他用仅有的8枚手榴弹硬是炸开了一条血路,率部成功突围。
  在大青山突围以及随后的反清剿中,前后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但她却成为中国八年抗战的缩影,英勇抗击倭寇,宁死不当亡国奴的见证,粉碎了日寇消灭山东抗日主力的企图。他以千余人的代价,抗击了3.2万武装到牙齿的精锐日军的合围,换来了九千多人的胜利突围,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尤其胜利突围的大部分人是山东党政军的骨干力量,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支1939年11月15日由太行山迁至沂蒙山的抗大一分校,先后培养出了14000多名军事、政治干部,从中走出了89位将军,4位党和国家领导人,35位省部级党政干部,20余位社会名流……
如今,在大青山的山坳里,有千古忠魂守护着英雄大青山,仍有数百座坟墓映衬着这胜利的巍巍山峰,它犹如一座座抗日的丰碑,镌刻着那一段惨烈悲壮的历史,铭记着那一个个英勇无畏的名字。
  如今,当人们矗立在大青山英雄墓碑前,回忆烽火岁月,思绪感慨万千;是他们用热血和生命,奠定了新中国的基石,是他们用青春和理想,为我们筑就了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新辉煌!呵!壮哉大青山,英雄大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