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绿歌
2018-04-19 14:23:19   
作者:林文钦    阅读数:

  “微微蒙山翠,滔滔沂水长,沂南山村是我成长的地方……”晚春的沂南县竹泉村飘来了淳朴的沂蒙山小调,这里是沂蒙山老区绿梦升起的地方。
  “竹泉”,在这诗意的名字中,抒写的是仙风绿光的繁花幽水:一条明净的香山河,杏花盛开的水畔,和着潺潺的山泉声。竹泉村的美,是远离凡尘的世外村居之美。这个让花草果木尽享礼遇的当代村庄,重启了动植物栖居的尊严,诠释着当代居民存在的意义。
  竹泉村的乡村旅游开发,抒写的是沂蒙山的绿色致富传奇。走进村里,我们来到一个爬满丝瓜藤的农家院中,结识了沂蒙“五老”的后代——老支书高寿会。这个健谈的老人是竹泉村发展的见证者,他说竹泉有如今的绿色风貌,来自铜井镇和竹泉村干群的苦干及巧干。
  早在十多年前,竹泉村山青水秀,因村民过度开采石英砂破坏了山体,矿渣排入竹泉的香山河后污染了河流。盲目采矿的村民们尝到了家园破坏的苦果,他们在镇村干部的教育引导下,渐渐认识到了生存环境的重要性,盼望着能恢复生态美景。2007年春天,村民们在当地政府的带领下,再不滥采乱伐,陆续斥资恢复村庄的植被,开发起乡村旅游业,走上绿色休闲旅游致富之路。十多年中,传承沂蒙人革命血性的竹泉人“一不做、二不休”,硬是走出了一条保护开发和生态发展之路。通过搬迁新村、修造村路、围池养鱼和环境绿化,发展桃树、葡萄、猕猴桃等大棚种植业和淡水养殖业,使得村庄生态有了很大改观。经多年建设后,映入我们眼里的竹泉乡村旅游度假区,分布着凤凰迎宾、梅竹幽境、田园闹市、泉上兰亭、东篱菊社、三分乐土等六个功能分区,其中洋溢的是蓬勃绿意,以及一种对生存和家园的尊重。
  春光绚烂,沿着景区的青石板路漫步,轻轻地吸村里的泥土芬芳,不由让人心醉。青山绿水、楼台亭榭的衬托下,路上、桥上、草上、水上铺满了散落的桃花瓣,粉白片片,“争开不待叶,密缀欲无条,傍沼人窥鉴,惊鱼水溅桥”。如此美景似一幅田园油画,吸引着久居闹市的市民,大家感受着乡野的气息,在清风中舒展着身躯。
  生机盎然的竹泉村,发展成了一个乡村“绿色银行”,有着“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国家水利风景区”、“国家级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村”、“中国最美村镇”、“山东省逍遥游示范点和旅游特色村”的美誉,被赞为“江北的‘小丽江’”。而今村民们饮用着天然矿泉水,吃上了有机果蔬,享着颐养天年之福。村里的十多个休闲场所,织就了这个园林新村的美景。“双水十园、村庄乐场”,这蕴含着沂南县“红、绿、古、泉”的乡村文化景致,它又是怎样一幅乡村“清明上河图”呢?漫步在“百果廊”,如走进空气清新的氧吧,仿若置身仙境;步入“七贤林”,聆听竹叶清风喃喃细语,晨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尽享文人雅士的逍遥乐;走到“可耕田”里,孩子们学习农田插秧的技能,吸收着农业文化的精髓;在绿树红花掩映的拓展基地,有着野外拓展、碰碰车、卡丁车等游乐项目;在水上娱乐区,水上足球场、水寨滑梯等项目调动孩子们顽皮爱玩的天性;静处垂钓区体验钓鱼的清闲雅致,再享一回“蒜泥鲤鱼”宴,可谓鲜美到极致;柔婉的香山河边,恋人们憩坐在垂柳依依的桥头,缠绵在温情的暖风中……
  傍晚,漫步在竹泉村的沂蒙生态大道上,我的肌肤触摸着温润空气与花果芳香,身心舒缓别有一番意境。有时,我真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难道这是梦中遨游的桃花源? 轻轻地,当我的眼神抚摸竹泉村的风水格调、宝地福荫,顿感到一种美好的思绪投影在心灵深处。
  再看那一河清水,它们是竹泉村的生命。绿树因泉水而生,泉水也因树花而妩媚灵动。在这片充盈绿意的土地上,实在没有可言的卑微。村民们像疼爱婴孩般深深地爱着一草一木,铭记着重建家园的点滴之恩。从村庄走出的城市人心底的那份宁静,在城市狂野的压力之下隐隐作痛,他们需要竹泉村这样的净土来抚平他们的焦躁。
  我们活在这种矛盾之中,期待着被救赎,早知如此,何不早早建设这片净土以供我们颐养天年?在保护性的绿色开发中,他们因生态保护的觉醒而保留了村庄的原有民俗风貌、小吃饮食,保存了一座活着的“民俗博物馆”;他们保留了家园曾经的宁静与安逸;他们保留了对乡村式生活一如既往的感情……在这块被村民们保护下来的“净土”上,我看到了生态传承的希望,体验了农林种植、休闲养生和精准扶贫的多赢成果。据村中的老人说,因为竹泉村生态的良好恢复,使得村里的白鹭、斑鸠、黄鹂等鸟类数量剧增,还引来了猫头鹰、长尾雉等多种珍稀动物回归玉皇山的树林。
  因为没有错综复杂的地势,所以春天的竹泉村没有别处的娇柔和浓厚,但它有一番水样的清澈和春花般的淡雅。村里的建筑是松散的,一眼望去好像没有统一的主题,临河而建的别致木屋,有的似江南民居,有的是简单的几何体。一眼看过去时,并没有很动人之处,但是,当你拿起手中的相机,隔着桃林看那河畔民居,便浑然有了“绿影鸣清幽,屋影着水墨”的意境。她以一种梦想般构建将房屋与自然融为一体,完成了人们对家园的完美注脚。恰如热爱家园的沂蒙子弟、龙腾竹泉旅游发展公司老板韩建军的肺腑之言:绿色是竹泉村永远的主旋律,只有生态型开发才能让乡村保留原汁原味,才能让子孙世代生活在绿色家园中。在这位沂蒙老区开拓者的绿色召唤下,百名务工青年回到了竹泉旅游景区从业,带动了“农家乐”、休闲游、种植业和手工业的发展,让五百村民快速脱贫致富,尝到了把乡村绿色颜值化为经济价值的甜头。
  人,乃万物之中的一个符号。面对城市的纷繁和利益驱使,人们的灵魂总是那么艰辛的挣扎和劳累,真想找一处僻静的林野喘息,真想找一处宁静的风景搭建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屋。小屋四周被绿荫遮掩,屋上爬满着青藤,沐浴着清风明月。清晨,鸟儿在林中和鸣,快乐地飞过屋顶;傍晚,坐在门前的木椅上,在芬芳的晚风里,端一杯清茶看近处的河水流淌。屋外树木的阶梯上,寂寞的苔藓栖息着蜗牛,曲曲弯弯的小桥流水中夹杂着小虫子的歌唱。遍地的果花绽放,在馨香的花蕊里,在飘曳的草间,心安理得地享受人间的快意。
  竹泉村的农家之乐,围绕一泓碧水,悠悠闲闲地生长蔓延开来。而此刻的我们,像一滴水,正轻轻溅入村庄,被土地吸进去,去体验根的生态,水的眠窠。
  城市取代了乡村,喧嚣替代了静谧,多年前与之同呼吸的那方自然天地,今与之偶遇,方知其是何等地美好,也是何等地遥远了。再也回不到过去,再也寻不回这片土地。当你有幸邂逅沂南竹泉,且在这里留下吧。
  人间的四月天,已渐渐地离我远去了。清风中,飘来了初夏的味道。我沉醉在溶溶月色里,一阵郁金香的花香飘洒在我的身上……
  一位客居沂南的外藉友人曾说:诗意的栖居,就是尊贵的幸福。生命之长,不过一座村庄的百年记忆;人生之趣,不过一弘泉水的浪漫情怀;生活之趣,不过一壶茗茶的绵长清香。竹泉村——红色沂蒙山中的绿色桃源,以其独立于世的安祥之境,脉脉安抚着人们的心魂。
  “沂蒙的韵哟沂蒙的风,青山绿水是沂蒙人的情;泉边的妹子嗓门亮,红色老区飘飞绿色的歌声……”听,自信的沂南竹泉人以一腔豪迈情怀,又唱响了动情的沂蒙绿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