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群雕
2018-06-21 14:35:26   
作者:陋岩    阅读数:

  时断时续的枪炮声,从七十余年前传来,几欲洞破纸张。
 
  临沂,这块17184平方公里的版图里,布满了盘根错节、根系发达的血脉与根须。曾子、蒙恬、诸葛亮、王羲之等等名人出生在这里,著名的大青山战役、沂蒙六姐妹的故事发生在这里。这里是名人和贤人的故里,也是红色文化的摇篮。怪不得清朝的乾隆皇帝曾赞曰:“鲁南古城秀,琅琊圣贤多。”确实的名副其实,名不虚传。
 
  然而就是这样一块厚土,却在上世纪遭受了膏药旗的疯狂蹂躏。
 
  在这里请允许我摘抄一些来自相关资料的片段:在临沂城沦陷前的两三天,日军飞机每天都对城里狂轰滥炸,其中一枚炸弹投到北大街路南王贞一的杂货店防空洞里,洞内避难的30多门老小全被炸死。在天主堂内的避难群众,有300多人被炸死炸伤。住在洗砚池附近的刘玉芝老人在回忆日军飞机轰炸惨状时说:“提起这些事,就恨得俺打哆嗦。俺父亲当时52岁,就是被炸死的。浑身炸得成了肉渣子,只剩下一个头。送殡时是配上假身子下葬的。那次鬼子轰炸,光俺小院就炸死4口人,唐大娘藏在地窖里,被炸得鼻口窜血而死。卖炭的老张的老婆被炸飞了,只在院子里扒出一条腿,他的小女孩才1岁,脑瓜被炸得稀烂。”日军进城当天在西北坝子发现了防空洞里和西城墙根躲藏有大批群众,于是先用机枪扫射,后用刺刀乱捅,有480多平民被害……
 
  城市如此,农村业不得安宁。1938年古城村曾在一天之内62位手无寸铁的群众被日寇杀害;躲藏在大岭村观音庙里的47名村民被日军机枪打死45人……
 
  日军不仅烧杀奸掠无所不及,而且还将魔爪伸向了地下资源。日本宪兵队沂州分遣队和“中兴煤矿沂州联络所”,掠夺了闻名遐迩的“大如核桃,色黄而透明,状如出壳小鸡”的全国截至目前发现的最重的临沂金鸡钻石,运转走了无数的原煤等宝贵资源。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临沂人民奋起抗争。沂河两岸响起了正义的吼声。
 
  让我们把记忆的镜头推向1941年11月29日的大青山,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笔杆子”对“枪杆子”的战斗。
 
  当时,我抗大一分校移驻费东县大青山西侧的胡家庄、大古台一带(今属费县薛庄镇)。当日,一一五师、山东纵队发起绿云山战斗,中共山东分局、山东省战工会、八路军一一五师、山东纵队等后方机关相继转移到大青山地区。敌人得知这一情报后,连夜调集重兵,以一个混成旅团的兵力合围大青山,妄图一举歼灭我方的首脑和“主机”。这是一场敌我悬殊的战斗,论人数,敌军5.3万,我方仅有1万;论装备,鬼子是大炮机枪,我方仅有手榴弹和一些短枪土炮;论战斗力,敌人是正规部队,我方大多是握笔杆子的机关后勤人员和女同志等非战斗人员,且伤员占了多数。但我方终于以一千多人的伤亡换来了九千人的胜利突围,保卫了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的安全。
 
  我不知道大青山后来除了修建纪念馆外是否树立了纪念碑,倘若没有树立纪念碑的话,我想就不必树立了。在我的眼睛里,面积约一平方公里,海拔686.2米的大青山主峰,就是一块顶天立地的纪念碑。这块碑,犹如英雄的临沂人民的骨头,不缺钙,不服软,永向前。
 
  写临沂不能不写临沂的红嫂,我觉得临沂应该为红嫂浇铸一个雕塑。那是我们的姐妹,那是我们的嫂子,那是我们的妻子,那是我们共同的母亲,正在用沂河500余公里的乳汁、一万余平方公里的胸怀,抢救孟良崮战役中受伤的战士,为中国革命输送着营养。。
 
  正是因为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母亲做后盾,中华民族才战无不胜,让异族对我们保持着仰望的姿势。
 
  沂蒙六姐妹亦是临沂的名片。张玉梅、伊廷珍、杨桂英、伊淑英、姬贞兰、公方莲六位姐妹,在1947年发生的莱芜战役、淮海战役,特别是孟良崮战役期间,巾帼不让须眉,不分昼夜,以柔弱的双肩带领全村群众为部队烙煎饼15万斤,筹集军马草料3万斤,洗军衣8000多件,做军鞋500多双,捐赠鸡蛋450多个,运柴火1700多斤,停下来还要为战士唱歌,搞宣传,鼓舞士气。临沂籍的母性的光辉至今光华灿烂,至今能让我们感受到当年子弟兵和群众亲如一家、血浓于水的温暖。
 
  沂蒙六姐妹犹如六株临沂市的市花——海棠,红色的火焰,红色的阳光,红色的、高贵的临沂气质,令人肃然起敬。我忽然想起了宋代词人李清照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临沂六姐妹在战争的狂风骤雨中经受了“雨疏风骤”、枪林弹雨、生死须臾的考验,她们的精神“绿也肥壮,红也茂盛”。
 
  还有沂蒙母亲王换于,这位活了101岁的老母亲,抗战时期抚养了四十余名革命后代。她舍生忘死保存的《联合大会会刊》上,登载着山东省所有抗日领导机构和干部的名单,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她将这册书保存了38个年头,1978年上交后,存入山东省档案馆。
 
  70余年前临沂儿女,把苦难攥在掌心,以生命的光华,熄灭了邪恶的闪电和惊雷。他们让镰刀和铁锤的旗帜,在内心和雄鸡的身上,猎猎飘扬着龙族的骄傲与自信。
 
  他们是中华民族的红色群雕。他们的血液澎湃着黄河和长江的基因,他们的骨骼有着陶瓷和青铜的质地。
 
  行文至此,朦胧中,我的耳边又响起了激越的声音,那不是日本鬼子的枪炮声,而是临沂人民喜庆的锣鼓声和花炮声,是激励临沂人民建设安康幸福生活和跨越发展的春雷声,轰隆隆滚过齐鲁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