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惜长赞鲁南人
2018-06-21 14:45:15   
作者:夏龙河    阅读数:

  这几日细想,自写文章以来,没有写过对任何人任何组织的赞誉之文。即便是在给报纸撰文糊口的日子,我也绝对避开阿谀不实的吹捧类文章。一个合格的写作者,也应该是一个人有着文字洁癖的人。我总是认为,用自己的笔去写那些虚饰品的文章去拍马屁赚钱,比卖身还耻辱。
 
  当下的中国,信仰虚无,勿论庙堂村野,三教九流,皆以金钱为上,我曾经实地调查采访过一些所谓的弄潮儿,大多名不符实,或以偏概全。因此,当我听人说起过鲁南制药和赵志全的事迹之后,我是带着满腹的怀疑去接近鲁南了解鲁南的。
 
  杨文学老师是比较早接触鲁南制药,和鲁南的前领头人赵志全的。去年有幸住在杨老师的南山书院,他很动容地跟我谈起了赵志全的事迹。作为一个著名的报告文学作家,杨文学老师可谓见多识广,虚怀若谷。我只问了他一个问题:杨老师,赵志全去世后,把企业的大权交出去是真是假?他家里的人在企业里占多少股份?
 
  杨老师用少有的、严肃认真的口气说:这个一点都不掺假。我敢用我的声誉担保,他家里人在企业里没有股份。别说他家里人,他的亲戚里,在企业里,没有一个中层以上干部。赵志全,是个了不得的人。
 
  杨老师的话让我震撼。我甚至有些不理解。我知道中国企业家流行的做法是设法把国有的转为股份制,再设法把股份制转成自己的。鲁南制药本来是一个频临倒闭的校办企业,被赵志全发展成年经营收入六十个亿的现代化大型企业,家族掌控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他却把这个财富帝国送给了外人,家族中人也不参与管理,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逻辑?
 
  杨文学老师说了一句实话:赵志全的境界是我们无法理解的。
 
  我一愣。心中有了触动。一种与震撼不一样的触动。一种隐藏在心灵深处,久违的感动。我一直人间不可能存在的伟大的灵魂,竟然真的存在?!
 
  他的格局,或者说境界,真的有那么高吗?
 
  2017年10月26日,是鲁南制药承包经营三十周年纪念日。鲁南制药在集团大礼堂举办了盛大的庆祝活动。我有幸同杨文学老师一起,作为观众,欣赏了鲁南制药人自己演出的这场庆典。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场震撼人心的演出。我能从参演者的表演中,真切地体会到他们的感情流露。那种对企业对逝去的赵总的款款深情,淳朴而真挚,热烈而久远。这些年,我曾经观摩过各种文艺单位和企业的演出,唯有这场非专业演员,因而显得有些生涩的演出,却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当场掉了眼泪。并在朋友圈做了转发。有一个在企业做宣传的朋友对我有意见,问我为何不转发他们企业的宣传活动。我告诉朋友,因为他们的企业和老板,没有鲁南制药的精神,没有他们的境界。
 
  我没有贬低朋友所在企业的意思。企业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当代的企业家,只要不是坑蒙拐骗,只要是认真经营,都是应该值得尊敬的。
 
  但是,有几个人能达到像赵志全这种境界呢?我曾经认真想了想,如果换成是我,我是否有办法达到赵志全的那种境界,我想了很多次,都觉得自己无法与他相比。这让我感到悲哀,也让我更加敬重他,更加想了解他。我迫切的想知道,在这个人人以金钱为第一崇拜对象的社会,赵志全是如何超越众人,以一种真正的企业家的眼光,而不是商人的眼光看待企业,看待财富的。
 
  同许多普通的沂蒙山人一样,赵志全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勤奋好学,通过自己的努力,靠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鲁南制药的前身,校办小厂郯南制药厂工作。
 
  小小的制药厂经受不住市场经济的浪潮,到了87年,已经是风雨飘摇,频临倒闭了。赵志全通过竞标,当上了这个小厂的厂长。为了把厂子搞好,赵志全对厂子人事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革。厂子倒了没有人去计较,但是厂子要好,却有人开始计较,开始闹事了。因为改革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有人开始闹事,还有人竟然朝着赵家开枪。赵志全不为所动,依然坚持以工厂利益为上的原则坚持工作。
 
  此后,工厂经历了种种危机,皆在赵志全的努力下转危为安。最为让鲁南人津津乐道的,是96决战。当年因为银行收缩银根,工厂资金周转遇到了困难。赵志全背水一战,率领销售人员进行了公关决战。经过全厂上下的努力,这一年的销售额竟然达到了历史性的1.6亿元。
 
  对于银行不看好,没有什么根基的校办小企业来说,这是一个传奇。更是鲁南制药的一个转折点。鲁南人在赵志全的引领下,看到了自己的潜能,也看到了他们的光辉的未来。
 
  此后,在有着前瞻目光的赵志全的领导下,鲁南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并最终从一个校办小厂,华丽转身,变成了一个年收入几十个亿的现代化大型企业。
 
  企业有了钱后,赵志全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自己的企业了。他为了企业的长远发展,动用大量资金,用优厚的条件去吸引、引进人才,并首先保证研发所用的资金。为了解决职工的后顾之忧,他前后花了八亿多元,为职工盖住宅楼,免费提供给职工居住。
 
  赵志全是一个有着前瞻目光的企业家,更是一个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担当精神的沂蒙汉子。
 
  他尽量照顾苦难的下岗职工到企业上班,帮助附近村子修路,设法帮助村里的农民脱贫致富……种种种种,每当听到这些,看到这些,我都怀疑赵志全是一个有着美好的乌托邦精神的浪漫诗人。
 
  在今年的作家鲁南行活动中,散文家耿立评论赵志全是一个道德苦行僧式的天使。而我觉得,这个定义对于赵志全来说,还有些不够全面。他是个大写的人,是一个有着完美的救世情怀的英雄。
 
  在许多企业都在偷偷排放污水为常态,以降低成本为最高目标的时候,鲁南制药却花大价钱引进环保领域博士,并设立了环保研究部门,最出奇的是,他们还竟然有两个环保方面的专利。把环保当成企业的自觉和职责,与众多以金钱为第一原则的企业相比,该是多么伟大的胸怀。正因如此,途径鲁南旗下新时代药业的温凉河才能清澈如故,鱼虾常跃。也正如此,鲁南制药才能广受附近百姓欢迎。
 
  赵志全罹患癌症十二年,一直没有住院,为了不影响士气,他刻意隐瞒病情。而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把财富的权杖没有像别的企业家流行的那样,交给自己的家里人,让企业变成自己的家族企业,更是体现了他广阔的胸怀和高贵的真正的企业家的品格。
 
  也正因此,在玉带山,在他的陵墓前,我深深鞠躬,致以我最真诚的尊敬。
 
  也正因此,我尊敬鲁南人,尊敬任何一个对鲁南兢兢业业的企业员工。我愿意永远为鲁南唱赞歌。因为,缔造了鲁南的赵志全,以他的品格和个人魅力,征服了我的怀疑和傲慢。而鲁南新的带头人和领导班子,继承并发扬了赵志全的胸怀天下,敢于担当的宗教般的高贵精神,正在创造新的奇迹。让我如此由衷地敬服一个企业,在我几十年的人生中,这还是第一次。
 
  不惜长赞鲁南人。此文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