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总墓前的沉思
2018-06-21 14:52:34   
作者:朱卫军    阅读数:

  一
 
  此刻,我立在您黑白相间的墓前,向您深深地三鞠躬。您睡了,睡在这绵绵的玉带山旁,睡在这蜿蜒的温凉河边。陪伴您的,是黛色的青山,翠翠的松柏,还有您和夫人亲手栽植的那株合欢树,以及那清澈的迎宾湖和月亮湖。在这个初春的时节里,树木花草都已初绽,迎春花自不必说,白玉兰灿烂的盛开,如您那永远的含笑。鸟鸣啾啾,我想那是您不死的灵魂吧。还有你身旁的那些青青的忘忧草,那是您生前的最爱,她们静静陪伴着您,驱赶着您的寂寞——她们也许知道,您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
 
  是说实在话,您让我钦佩和敬仰的,不仅仅是您获得的那些荣誉——“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时代楷模”等数十个称号,以及您的企业取得的数千个荣誉证书,那些是您励精图治、呕心沥血、带领鲁南制药集团一万五千余名员工苦干实干取得的,那些荣誉,既属于您自己,也属于企业,甚至可以说属于沂蒙。但让我更敬仰和膜拜的,是您博大的胸怀和人格魅力,让我这个从未与您谋面的局外人肃然起敬!说与您未曾谋面,似乎也不完全对,因为我在电视上数次见过您,还有2008年奥运会前,在沂河边火炬接力时,我站在路边,看到您高举奥运火炬,高大的身躯着一身运动装,含笑地跑过那一段。因您的名字和事迹出众,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差不多算是与您同龄人的我,曾参加过许多人的葬礼,也到过许多人墓前凭吊,但我是极少有泪的,而此刻,我的泪水在眼窝里打转。从三年多前您离世,我听到过许多关于您的故事,也亲耳听过您的事迹报告会。而在鲁南制药采访的这几天,您所有的故事几乎填满了我的脑际,您感动了我,也感染了我。今天,我们这些来寻您足迹、觅您英灵的作家们,前来凭吊,敬献上花圈,寄托我们对您的哀思和情谊,但愿我们轻轻的脚步声没有打扰您永久的睡眠。
 
  二
 
  作为同是沂蒙人,我在许多的新闻媒体和朋友的闲聊中,无数次地听到过您创业的艰辛和走过的路,虽不能说是波澜壮阔,但可称得上披荆斩棘,其中的甘苦也许只有您自己知道。您曾经说过:我深深地爱着我们鲁南和每一名员工,执着追求着鲁南富强的不灭之梦。多少次风雨兼程,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酸甜苦辣,多少悲欢离合。无论风雨严寒,无论炎炎盛夏,一年一年,一天一天,一时一刻,期盼着明天更美好,期盼着鲁南会更好,期盼着每一名员工会更好。这短短的几句话,是您心灵的写照,坚定的信仰和执着的追求。的确,从1987年您中标当上那个制药厂的厂长,27年间,把一个净资产只有19万元频临破产的小厂,经营为净资产达到60亿、年缴税近10亿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大型制药集团,全国500百强。这不是几个简单的数字,这是您带领员工历尽艰辛的硕果!可在您走的前一周,您知道属于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您立下了医嘱,将这个历经27年苦心经营的大型企业交给了与您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手里,这是一种何等的博大胸怀和高尚境界?!
 
  其实,我听到更多的是您对员工的情怀,我曾经几次到过您的企业,况且我的亲戚和朋友还是您的员工,他们不止一次地对您赞赏有加,那是发自肺腑的,不掺杂一点杂质,足以看出您在员工心目中的位置。他们在向我讲述您的故事的时候,没有讲您创业的轰轰烈烈、辉煌成就,而是具体的小事和细节。作为资产达到60亿的大型企业,您的确是不缺钱的,但您的简朴却是出了名的,这有您和妻子居住的那个不足40平方的居所为证,且一住就是20年。那是您的集团里老式招待所的一个普通的房间。以至于您走了三年多了,那位常来打扫卫生的老服务员,始终感觉到您出发了,您还会回来的,在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流泪了。而为之相对应的,是您为员工建了数千套宽敞明亮的住房。杨文学先生在您走后为您撰写了长篇报告文学《信仰无价》,他给我们讲了这样的故事:在您创业最艰难的时期,一个曾是您销售骨干的职员,被深圳一家药企高薪挖去,您却专门为他设宴送行,那晚,平时不大喝酒的您,却喝多了。数年后,深圳那家药厂破产了,而您的企业此时已经做大做强了。那位当年的销售员因失业而贩卖挂历,一共进了3000本,两个月才卖出700本。他为生活所迫,厚着脸皮来找您,希望您能买几本。您笑着问他还有多少本,他说还有2300,您说:你别再到处跑了,都拿过来吧,我都要了,算是给员工发福利吧。说实在的,如果换作低素质的人,对他这种人,此时也许是“报复”的好机会,不但不会买他的挂历,还会说些风凉话给他听。但您没有,您所展示的是一种博大的胸襟。我想那位您曾经的员工,在心灵深处,在他自感惭愧的同时,那种感激之情会让他永远铭刻着您的宽容大度。
 
  三
 
  2015年,为写国家“千人计划”、“泰山学者”、归国博士张二利的长篇报告文学,我在兰陵采访,张二利的办公室主任小胡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张二利到兰陵创办了山东凯森制药有限公司,因同为制药企业,作为一个行内人,他知晓鲁南制药是临沂最具规模也是资格最老的生产药品的厂家,张二利到达兰陵后,曾前去拜访过您,但您出差,两人未能谋面。在鲁南制药,他参观了您的生产、化验等车间,听着同仁的介绍,您的为人为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您既是一位把眼光放得很远、干事创业的人,又是一位一心想着他人,关心员工比关心自己更重的人。您的事迹让人交口称赞。他听您同事介绍,前些年住房紧张,鲁南制药盖起了一栋栋漂亮的新楼房,作为一个老总的他先分给职工,自己一直住在老房子里。这些为他人着想却忘记了自己的故事让张二利深感钦佩。
 
  张二利博士得知您离世的消息时,他正在湖北襄阳,尽管与您未曾谋面,但他敬重您这位创业者和老大哥,他便放下手头的事,马上坐车往回赶。
 
  同出差的同事劝他说,你身在外地,让在家的同事代表你去悼念一下,送上花圈,送赵总最后一程就行了。再说,人家是大企业,去的人肯定特别多,咱的企业又新建不久,你不要急急火火地赶回去了。但张二利坚决地说,不行,同事去能代表我这个人,但却表达不了我内心对赵总的那份情意,我不能不到现场去送赵总最后一程,只有我亲自去,才是对赵总最好的尊重和哀悼,你们体会不到我的那份感情。他电话通知办公室主任小胡到郑州火车站接他。
 
  小胡开着车连夜奔向郑州,深夜,张博士乘坐的火车到达郑州站,小胡接上他后,连夜急急地往回赶,路上,他问了小胡好多遍您怎么去世的,小胡说,听说赵总得病十多年了,但他自己一直隐瞒着,别人都不知道,有一次快过年放假了,他到上海做了手术,年后不顾医生的劝阻,硬是回到公司上班,没人知道他做手术的事。张二利说,这种精神,没有多少人能比啊!
 
  一路颠簸,一路风尘,张二利博士早晨八点赶到临沂殡仪馆,把花圈献上,然后深深地三鞠躬。看着自己的同行离开了人世,张二利泪水模糊了双眼。
 
  看起来这是一件普通的事,但看出您的人格魅力。
 
  谁也没有想到,半年多之后,张二利博士却因一场意外的车祸,也离开人间。我们为这位英年早逝的科学家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辉瑞梦兰陵情》。
 
  离开您的墓地,我不住地回头,眼前总是浮现着您那永远含笑的面容,仿佛您依旧在,依旧在……
 
  是的,您依旧在,您的精神,您的境界,您的魅力,始终在守护着永远属于您的鲁南制药,始终在鲁南制药一代代地传承。
 
  赵总,可以告慰您的是,您指定的接班人,不负您的厚望,正带领着鲁南制药员工,在创业的道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