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精神
2018-06-26 09:36:27   
作者:贾文华    阅读数:

  父亲又瞅我一遍
 
  
  昨夜梦到父亲
 
  刚刮过胡子, 双腮铁青
 
  勘探服已经穿好
 
  正要去野外作业
 
   
  窗外又下雪了
 
  父亲把棉衫衣领扣紧
 
  笔直地站在窗台旁
 
  偶而回头
 
   
  生命中最熟悉的一眼
 
  昨夜又瞅我一遍
 
  我觉得他身边的墙壁
 
  跟梦境之外一样雪白
 
   
 
  醒来,我的城市也下起雪
 
  我用目光打探室外温度
 
  像儿时小脸贴着玻璃窗
 
  想象茫茫雪原上的父亲
 
   
  六十年
 
   
  十九岁,父亲用誓言诠释十个字
 
  写在大学纪念册的扉页
 
  七十九,父亲用身躯撑起十个字
 
  刻在扎赉诺尔煤城——
 
  “我是齐鲁人,祖国需要我!”
 
   
  父亲的日志
 
   
  刻刀似的刚劲笔锋
 
  绳头小楷的斜茬森林
 
  父亲将毕生大荒情
 
  一笔一划搁进文字
 
 
  从第一脚踏进荒原
 
  到日志的最后一笔
 
  父亲把六十年风雨
 
  均给每个脚印
 
   
  三麻袋沉甸甸的岁月
 
  泛黄的前序
 
  与鲜活的后记
 
  隔三代人
 
   
  闻闻里面的土味
 
  像聆听父亲的言语
 
  激励我立足大地
 
  全心全意抒写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