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红嫂颂
2018-06-26 09:46:42   
作者:赵建华    阅读数:

  蒙山高,沂水长,老区美名天下扬。在齐鲁大地、沂蒙山下,有这样一个名字,几十年来一直被世人深情地呼唤着。高山在呼唤着她的名字:“感天动地,大爱无言!”大地在呼唤着她的名字:“恩比天高,情比海深!”大海在呼唤着她的名字:“海纳百川,大爱无边!”她是谁?她,就是沂蒙红嫂。她的乳汁,曾经哺育过一代革命先辈,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她对中国革命,却似沂蒙山上的磐石般无比坚定、无比忠诚!
 
  红嫂,曾经是小人书上的图画,也曾是影视作品、戏剧中的女主角。她们既是充满英雄气场的“高大上”,又是一个个生动鲜活、有血有肉的人。面对负伤又遭日寇追捕的八路军小战士庄新民,红嫂明德英用自己的乳汁救下了他的生命!面对尾随而至的日寇,明德英镇定自若地给小战士穿上自家的衣裳:“如果他们问起你,就说是我的孩子!”日军来了,他们盯着矮小瘦弱的庄新民打量半晌,最终还是悻悻离去。一颗革命的火种就这样保留下来,红嫂拯救的不仅是一条生命,而且还有中国革命的一颗种子、一份希望。
 
  四十多年后,庄新民重新踏上了沂蒙土地,此时的明德英,已经年逾古稀,但他们两家人早已结成比亲人还要亲的生死情意。老人见到当年的小战士,并没有马上认出他,当家人拿出庄新民经常捎给老人的大白兔奶糖,老人蓦然明白了面前站着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两行热泪顿时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只见她一把拉过他,紧紧搂在怀里,庄新民像个孩子似的,在老人怀抱里不住哭泣。老人抓过两个苹果,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硬塞到庄新民嘴边,庄新民接过苹果,还没有吃,眼泪就夺眶而出……
 
  多好的老人,多好的红嫂!曾有人问我:如果再经历战争,中华大地还会不会涌现出这样感人的红嫂?我的答案是:“一定会的!”为什么不会?这么多年来,共产党带领人民群众搞经济建设,每个人的日子都比过去好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恩情,决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完、就能说清的。革命战争年代,千千万万人民子弟兵为人民打天下,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今天千千万万的领导干部、共产党员带领人民走致富路,他们的好,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心中更有数,决不会因为某些“乌鸦嘴”而改变对党的感情。军民鱼水、干群一家,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的迟浩田将军,在进攻南麻(今沂源),同国民党整编第十一师作战时,也曾遇到过多位感天动地的好红嫂。
 
  战火纷飞的火线上,刚刚被任命为代理连长的迟浩田被一发炮弹击中负伤,生命危在旦夕。担架队用独轮车推着他,不知走了几天几夜,来到一个小村庄。将军苏醒过来时,身边已经围了一大圈淳朴的乡亲。因失血过多,将军口渴得要命,一位大嫂递给他一碗米汤,将军喝完,还是喊渴。正当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上哪找水时,一位一直一言不发的年轻媳妇一把接过碗,背过身去,解开自己的上衣衣襟……
 
  洁白的乳汁喝到肚里,将军有了一些精神。刚才那位大嫂一边用盐水给他清洗伤口、拣出蛆虫,一边心疼地说:“孩儿啊,你真让人疼得慌!”
 
  许多年后,忆起这段往事时,迟浩田将军仍动情地拍打着自己的一条腿:“要不是那两位好红嫂,我的这条腿可就‘报废’了啊!”从那以后,将军坚定了一个信念:一定要努力上阵杀敌,报效百姓、报效国家!多好的红嫂,多好的老百姓啊,那年,将军赴任济南军区政委,上任后,将军天天做梦,梦的都是救过他命的大嫂,还有那一望无际的独轮小车、支前队伍、救护担架和炮火连天的战场。将军坐不住了,工作刚刚交接,他便踏上了赴沂蒙山区的路途。那一年,将军两赴沂蒙山。从沂蒙山回来,将军才睡得踏实了。
 
  在沂水县桃棵子村里,有一对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情同母子的老人。“儿子”是一位八路军老战士、伤残军人,“母亲”是桃棵子村里的一位老红嫂。儿子祖籍山西,但却为了与母亲做伴,选择留在村里。这是个孝子,上级供应他的花生油,一滴也舍不得吃,都给母亲拿去,每个月的伤残抚恤金,他也会拿出一部分,送给自己的老母亲。这对不是母子的母子,为什么这么亲?时间回到1941年冬,日寇扫荡沂蒙山时,八路军某部侦查参谋郭伍士被五颗子弹击中,又挨了鬼子两刺刀,身负重伤、生命垂危。那时候,救护八路军伤员要是被鬼子发现,救护者就得被杀头。但革命意志坚定的祖秀莲根本不怕这些,毅然将郭伍士架进屋内,抠出粘在嘴里的碎牙、血污,一碗一碗地给他喂水。等郭伍士好转后,祖秀莲把他藏在一个石洞里,天天躲开鬼子,到洞里给他喂饭敷药、端屎倒尿、清理卫生,还把家里的两只母鸡都杀了,熬成鸡汤给伍士补身子。这样精心护理一月有余,直到郭伍士恢复身体、重返部队。
 
  临走时,祖秀莲嘱咐郭伍士:无论走到天南地北,一定捎回个信来。郭伍士在部队医院养好伤,随着部队转战南北,1947年复员后。他没回山西老家,而是转到沂南县隋家店子落户成家。此后,他挑着一副小挑子,一头挑着酒,一头挑狗肉,一路叫卖,为的是寻找红嫂祖秀莲。1956年,他终于找到恩人,再一次来时,他正式认祖秀莲为娘。两年后,郭伍士一家从50多里外搬进了桃棵子村,在村里安了家。郭伍士来后共生育三男一女,祖秀莲帮着他把孩子拉扯大,这些后辈一直叫祖秀莲奶奶。1977年7月,祖秀莲去世。1984年,郭伍士也去世了,家人把他葬在了村南的山坳里,和“祖秀莲纪念墓”隔村相望。时至今日,两家人依然亲如一家。
 
  在战火纷飞的革命战争年代,红嫂与子弟兵战士结下的深情厚谊让人动容,那样一种无私的大爱,是今天身处我们这个社会的人较难感受到的,在商品经济的年代,我们所期待的正是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纯真感情。为什么在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那么近、那么亲?今天的我们,需要从红嫂身上,找回那份我们曾经拥有,但却渐渐失去的东西。行文至此,一个问题不禁在我脑海中萦绕:为什么全国这么多革命老区里,惟有沂蒙老区涌现出人数如此之多、事迹如此感人的红嫂?我想,其中原因其一在于革命战争锻炼出英勇顽强、无私无畏的人民,其二在于党在临沂群众基础深厚,工作开展得好,其三就在于沂蒙老区是一片充满大爱的土地,唯有这片沐浴着孔孟仁爱之风的红色的沃土,才能孕育出如此众多的感天动地的红嫂!
 
  比红嫂和战士的军民鱼水情更打动人心的,是红嫂对于中国革命事业的那份坚定而深沉的感情。作为农村妇女,红嫂没有太多的文化,但她们却比当时很多达官贵人更懂得一个道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非正义;该拥护谁,该反对谁。这些看似复杂的发问,在千千万万淳朴善良的沂蒙红嫂、临沂百姓那里,却有着如此清晰和正确的答案。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正如臧克家那首脍炙人口的诗中所说: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只要我们共产党人把人民大众放在心上,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把群众的事情当成我们自己的事情,把群众的疾苦当成我们自己的疾苦,俯下身子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干干净净地为人民服务,人民群众就会像当年那样拥护我们、支持我们、信任我们。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