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成钢
2018-06-26 09:54:27   
作者:郑利光    阅读数:

  不久前,在临沂的一次心脏病学术会上,从天津风尘仆仆赶来的李阳教授,做了这样的开场白:“我的天!一下飞机,这怎么会是革命老区临沂,不可思议,这简直就是一个大上海!”自述是革命后代的他,表情激动,言语含情,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学术身份,但也因此而感染了我和与会的代表。他虽言过其实,然而,放眼过去,这个山东人口最多,高楼林立的城市,在新时代已欣欣向荣,大放光彩。不远处,那静静的沂河,记载了近代的抗日烽火,解放狼烟;记载了新时代各行各业的迅猛发展;记载了一个个像企业家赵志全这样的劳动、道德楷模……
 
  是的,这就是很快从血泊中站立起来的沂蒙中心——临沂!
 
  我的眼前模糊了,似乎穿越时空,重新拨开了战火硝烟,回到山河破碎的峥嵘岁月。老区那些感天动地的场景竟然在眼前活跃起来:支前模范姐妹们走来了,用乳汁救活伤员的大嫂走来了,车轮滚滚的支前队伍走来了,收养过几十个烈士遗孤的大娘走来了……在这片土地上,“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口饭,做军粮;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战争年代,这些忠心爱党、全力拥军的壮举,永远值得赞叹和怀念。
 
  沂蒙山区,她处在华东,鲁中南,濒临沧海。近代历史上,她所在的穷乡僻壤,远离了北京、上海、武汉这些大城市的喧嚣繁华。然而这个落后的地方,在民族大义面前,从未有过的悲壮惨烈,从未有过的团结一致,从未有过的胜利辉煌;这一切,都在这里奇迹般地发生了。那是一种服从于整体意志而进行的整体意义上的重塑,凤凰涅槃一般,从历史的荒堆与沉寂中猛然奋起。这种整体的意义,不同于古代沂蒙那些先贤们个体的优秀,无论书圣王羲之,无论文论家刘勰,无论忠勇贞烈同样是书法家的颜真卿。这些优秀,从未进行过这种整体意义上的奉献与牺牲。这种整体的意义,是老区在党的领导下,党政军民融为一体所造就的众志成城,勇敢无畏,摧枯拉朽的革命精神——这就是沂蒙精神。这种革命精神,撼动着历史,撼动着侵略者,撼动着反动的蒋家王朝,让经历和缅怀那个年代的人永不忘却。
 
  1927年,大革命失败了。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失败的阴霾中投向了井冈山,如果说井冈山是一块探索革命的试金石,那么长征则是一次革命的精神洗礼;延安,是共产党成熟的标志,在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它淘汰了狭隘、盲目、教条,选择了实事求是与英明的统帅,摆脱了共产国际,走向独立,它是抗战和解放战争决战前夕的战略指挥中心;西柏坡,体现着共产党人对于国共决战的胆识,决战的强悍,决战的智慧,体现着共产党人即将赢得胜利,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艰苦奋斗的作风宣言。在这几个革命的圣地,唯独沂蒙,毛泽东唯一没有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吸引着他把目光注视到地图上,精力投放到电报上——沂蒙山,当然“逃不掉”领袖的视野。 
 
  沂蒙山的气质与修养,因天地而生,因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而生;在抗战期间,在日本人惨无人道,烧杀抢掠中,在国军正面战场失败的阴影中,如深泉喷涌般显现、如山呼海啸般爆发……
 
  1939年,毛泽东指派罗荣桓率领八路军115师主力一部抵达沂蒙山,和当地党的武装一起,与日军开始了持久作战。这支在血与火中成长,枪林弹雨中厉兵的队伍,坚韧地挫败了日军在山东的一次次“扫荡”。1943年,罗荣桓在沂蒙山担任山东党政军“一把手”,在战争最艰难的岁月,开展分散性、群众性游击战争。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不断地消灭敌人,甚至多数时候,不在乎歼敌数量的多少,但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保存自己,壮大自己,最后取得战略的优势,等日本人“明白”过来以后,已经悔之晚矣,当然也包括后来的蒋介石。针对日军对根据地大范围的进攻,罗荣桓提出毛泽东也大为赞赏的“敌进我进”的“翻边战术”,这个“翻边战术”,是罗荣桓为沂蒙山根据地的具体地理、范围、环境等因素而“量身打造”的战略战术,不仅丰富了毛泽东军事思想,也彻底扭转了根据地的被动。
 
  沂蒙山成为了敌后抗战的中流砥柱,也为后来的解放战争夯实了基础——沂蒙山作为战略军事中心的地位逐渐形成。只是疯狂的日本人,凭借着装备的优势,却永远也想不明白,共产党是拥有怎样的智慧领导起这样的敌后抗战,让他们永远打不垮。当然,这种神话般的真实写照,国民党蒋介石也想不通。其实也难怪,因为从中国历史上看,匈奴人,蒙古人,满洲人曾先后南下入侵中原,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像共产党这样的人民武装,这样的人民战争模式。所以,共产党领导的抗战,还有解放战争,应该是人类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而当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四十年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成果,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美国人也悔之晚矣!任何围堵,对于共产党中国都是动力,所以,这也应该是开天辟地的大事,至少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抗战结束,罗荣桓率领八万多优秀的指战员及干部离开山东,迅速抢占了真空区的东北。这支在沂蒙山锻炼出来的队伍,在林彪罗荣桓的领导下,经过三年的努力便改写了东北战局,组成了东北野战军(四野),从东北沿着中国的腹地一直打到海南岛,所向披靡,歼敌最多,战线最长,纬度最广。而南方原属于新四军的陈毅、粟裕在国军气势汹汹的进攻下,被迫收缩兵力,先后抵达沂蒙,算是找到了真正的“靠山”。他们接管了山东,与山东的20万正规部队合二为一,这就是后来的华东野战军(三野)。粟裕,这位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的湖南人,依托沂蒙山,率领华野,南征北战、声东击西、出其不意、先后消灭了张灵甫的整编74师,及李先洲、欧寿年兵团。国共决战时刻,在刘邓的配合下,开始逐鹿中原,决战淮海,歼灭了黄百韬、黄维、杜聿明兵团,并饮马长江,解放了南京,上海以及东南富庶的半壁江山,最后陈兵台海。这支野战军,是编制最庞大、取得著名战役最多,战果最丰的威猛之师。
 
  八百里沂蒙,坚持了八年的敌后抗战,参与了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有资料表明,根据地420万人口有120万人拥军支前,21万人参军参战,10万名烈士英勇牺牲,以至于“家家有红嫂,村村有烈士”,这块炽热的土地,由她直接间接诞生的两支最伟大的野战军——三野,四野,它们遥相呼应,歼灭了国军主力,席卷了大半个中国,成为了共和国丰碑上最坚硬的基石。而且,1950年,三野、四野之精锐,最初入朝抗美,打的联合国军彻底丧失了信心!打的骄狂傲慢的联军司令麦克阿瑟被撤职!打的全世界的目光惊奇的注视着东方!百年屈辱、任人宰割的中国扬眉吐气!
 
  写到这里,我想,造就了沂蒙精神的统帅、将军、战士们,尤其伟大的沂蒙人民,可以告慰了。
 
  沂蒙,站在历史的厚度来思维,过去当下,更透彻;站在空间的高度来俯仰,天涯咫尺,更清楚。她的真实不会因部分人对政治军事的懵懂而褪色虚无,她为民族自由独立而奋斗的热情,抚慰了那个时代的哀愁与悲怆,创造了空前绝后的奇迹。她朴实勇敢,生生不息,无私无畏,有功不居;她是中国最厚重、最结实、最坚毅的脊梁;她是一道射向苍穹的天光,和着井冈山、延安、西柏坡的亮光,璀璨耀眼,映照了天空,映照了大地,映照了东方这个不屈不饶的华夏民族!
 
  伟哉,英雄沂蒙!壮哉,英雄沂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