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们青驼人的乡邻
2018-06-26 10:27:56   
作者:王秀云    阅读数:

  清明节前,老天爷似乎知道我们来凭吊已经远行的赵志全,把天界的泪化作雨水落下来,我们两眼含泪,行走在通向他的墓地的路上。哦,高大的办公大楼,漂亮的员工住宅区,宽敞的体育场,鲜花盛开的植物园,鲁南制药的品牌,新时代药业,哪一项不是他这位当年的当家人用他毕生心血建造而成!
 
  顺着一条石块铺就的小路蹬上玉带山顶,山顶东边不远处,有块不大的平场,平场上有座坟墓,那里,就是鲁南制药厂原老总赵志全的墓地了。风,在山林间微微穿梭,和着那点点雨滴有些凉,凉的让人身心打颤。青松肃穆,林间的鸟儿不再叽喳,看着纷纷走向墓地的我们。
 
  快到赵志全的墓了,我们把脚步放慢一些,再慢一些,轻轻的,再轻一点,不要打扰了已经睡在墓里的那个人。他累了,真的累了,近三十年没黑没白的工作,为了事业全力付出,熬干了最后的一点油。现在,他要好好休息,让他好好地休息吧。
 
  我知道赵志全,知道他用智慧和心血把一个即将倒闭的制药厂魔术般地变成一个全国著名企业,是从我们青驼百姓的口中得知的。原因,赵志全的老家是费县,青驼与费县山连山、地连边,河连河,他是我们青驼人的乡邻。乡邻中出了这么一位了不起的优秀企业家,一位全国劳模,全国人大代表,感觉就是我们村出了这么一位让人可敬的人物一样深感自豪。尤其是有关他处处为别人着想,为社会做事的好口碑,更是在青驼传杨。
 
  当然,他不仅仅是与费县紧密相连的青驼人心生敬意,凡是知道他的人都心生敬意,他身上是咱沂蒙人的舍小家顾大家,有一口饭先给他人的奉献精神。
 
  青驼在费县的东北部,从小,我就对费县的一些村庄很熟悉。十多岁时,就跟着大人到蒙河南边瓠子山前的柴禾山看电影。柴禾山虽然是费县的村庄,但我们感觉比到本镇的东部村庄还要近。走动的多了,就感到特别亲切。
 
  小时候我就经常去费县的竹园。过年时,家里再穷父母也会扯块花布,给孩子做件花褂子穿着过年。我十三四岁的时候,母亲领着我去供销社挑选花布做新衣,几次挑选也没选中,母亲扔给我两块钱说,自己买,看中什么样的就买什么样的,反正孬好你自己穿。于是,我约上几个伙伴去费县的竹园供销社扯花布。我结婚后一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当民办教师的丈夫在学校与范遵德、贾旭日老师一起刻板、油印,帮助我们本家的小叔公,文学青年刘唐山出他主编的一本油印刊物《蒙河》。虽然很晚才回家,但他读印在上面的文学作品我听。其中就有费县籍的杨文学老师的文章。因与费县是相连的近邻。费县姑娘嫁到青驼的很多,青驼姑娘嫁到费县的也不少。我姑奶奶就嫁到了费县的西姜庄,我远房的一个大姑,我的亲侄女等都嫁到竹园、柴禾山等村庄。这样的关系,我们青驼人与费县能不亲吗!因此我听到鲁南制药厂的老总赵志全的事迹之后,就感觉他是我们村里的人一样。起码是我们附近村里的人。听着他的名字就觉得很熟。我就感觉、或许他曾经到青驼街赶集。特别是当年青驼每年的春秋两次山会,百八十里的人都到青驼赶会,他一定到青驼赶过山会。再或许,小时的我们去竹园,去汪沟,还去过一次薛庄赶集,一定遇见过他。特别是当在中央台的电视上看到他的时候,他的名字也熟,面目也熟,他的朴实和气度。一看就是我们的乡邻。
 
  这多年来,我尽管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但对国家大事很是关心,经常看新闻。尤其是全国的两会,看我们山东有谁参加,咱临沂谁去开会,有没有沂南人,费县人。当赵志全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我仔细看着这位面带微笑,面目和善,内心却充满坚定信念的老乡时,为他能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很是惊喜,内心激动。并且激动地冲家人喊,快来看啊,人大代表,费县的,鲁南制药厂老总赵志全。当听到他建起了那么多的宿舍楼,全部分给员工,我的眼前是,员工们拿到楼房钥匙的那一刻,高兴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看到员工们高兴的样子,他开心的笑了。几千套新楼房却没有他这位老总的一套,全家依然住着几十平米的旧房子里。一家人一直守在几十平方的小房子,家大业大却“甘愿清贫”的企业家,在当下能有几人?哦,这就是咱沂蒙山人甘愿付出的品格啊。这也正是他,一个真正共产党员在实践举起拳头时说的那句为人民谋幸福的话。这是一位人大代表的可贵之处,是一个人的高尚人格。说到底,这就是沂蒙精神的向前发展啊!
 
  “乡邻”赵志全这种全然不顾自己一家的“小事”,让我想到了青驼镇上的王大脚。王大脚是我本家大奶奶,名叫刘玉梅。她的照片就贴在沂蒙红嫂纪念馆、山东省战时工作委员会纪念馆正面墙上,是有名的红嫂。抗日战争年代,打日本鬼子的八路军住进青驼,王大脚刘玉梅就把做买卖积攒下来的粮食都拿出来磨了面,打成锅饼送给八路军吃。源于她有一双大脚板走路快,办事干脆利索,在伪庄长身份的掩护下,给八路军探得很多情报。有一次,在鬼子汉奸要秘密进行扫荡,情况万分危急下,与交通员联系已经不可能了,她迈动起那一双大脚,步行二十多里,当起情报员,把情报送到了山后邵家裕。刘玉梅大奶奶说,她给汉奸做过一双鞋,就是那双鞋,使住在孙祖的八路军伤病员,免遭了瓠子山上的小鬼子与青驼炮楼子里的鬼子汉奸一次联合扫荡。我问,大奶奶,你不怕让小鬼子发现你为八路军办事吗。刘玉梅大奶奶说,八路军为的啥,不就是为了把鬼子赶出去!看到他们敢于牺牲,拿着命同敌人斗争,我也就什么也不怕了,把小命挂在裤腰带上干呗,真的死了,让鬼子杀了,也不后悔。大奶奶说着摁上一烟锅子烟,我忙划着火柴给点上火,一边点火一边说,大奶奶你真大胆。大奶奶使劲吸一口烟再吐出来说,大胆的还是那些八路军,什么也不顾,敢于把命舍上,为的是让咱们过上现在这样的日子。
 
  战争年代的刘玉梅大奶奶,她那无私奉献的精神让我感动,让我敬仰。新时代,鲁南制药厂老总赵志全,给咱沂蒙山人做出了榜样。他忍着十多年病痛的折磨,带领鲁南制药厂的医药专家们没日没夜的工作,就想研制出更多特效药,让病人早日康复脱离苦海,不再受病痛的折磨。他的这种付出,为国家和人们的奉献天看见,让世人敬仰。作为近邻的青驼人,以他这样的乡邻为荣,青驼老乡们向他致敬!
 
  天仍在落雨,天地都被赵志全的事迹感动,天落着泪,墓周边种植的小草在小雨中一片新绿,一朵朵小黄花开得鲜活,一位新时代制药厂的员工小声告诉我,这种花草叫无忧草,赵总生前最爱这种花草。
 
  我们在小雨中,静静地站在赵志全的墓前,眼里衔着雨,为他深深的三鞠躬,赵总,青驼镇人的乡邻,愿您在天堂里无忧。您安息在这青山秀水间,依然看着你亲手打造的这片现代化的大船乘风破浪,继续远航。